您的位置 首页 评测

山西调研一周喜忧参半 太原市乱作为严打专车司机

丁道师ID:dingdaoshi123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和企业研究。

太原的互联网经济已经开了一个良好的局面,但我很担心最终死在无良的监管和个别主管部门的乱作为中。

  

  不久前,通过媒体报道,了解到陷入经济增长困境的山西太原,正在通过互联网+的布局,进行转型升级。于是乎,从2016年5月21日起,我专程来到山西太原出差,开展了为期一周的调研工作,调研的主要课题有互联网第四方平台、互联网+落地、山西本土互联网发展状况等等。

  经过走访调研的经历来看,总体而言对太原的互联网+发展喜忧参半。

  喜的一方面在于,山西太原的互联网经济发展的确超过我们的预期,我通过入住不同的酒店、民宿,发现太原的民用wifi网速甚至高于北京等一线城市,美团、糯米、饿了么、58同城等O2O平台在太原普及率非常高,很多大街上普通的店铺和商超甚至小摊贩几乎都支持微信、支付宝等付款、并且通过多种新媒体平台进行会员增值服务等动作。在走访山西大学、太原科技大学、太原师范大学等高校时,我发现校园里出现了不少大学生创业孵化器和创业空间,大学里随处可见互联网相关的活动和元素。甚至我发现在北京流行的3w咖啡模式也在太原落地,经常有咖啡馆分享各种互联网类沙龙。与此同时,太原也出现了像晋商行这种在全国范围都有影响力的新互联网公司…….

  忧的一方面在于,太原各级政府主管部门对互联网+缺乏基本的认识和理解,管理和监管上还很粗放,缺乏有效的科学统筹。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乱插手。我们知道,太原现在遇到的经济增长问题,很多区域也同样存在,把改革开放作为发展的根本之策已经是常识,要放开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用好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促进经济稳定增长。

  但就我的走访调研来看,太原一些主管部门存在“乱作为”的情况。以这几年风靡中国的共享经济为例,已经成为了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和民生需求实现的新模式,在太原出现了反常的情况。在太原期间,使用各大APP订车成为了我的出行首选(后来进一步了解到滴滴、神州、Uber、易到等平台在太原的普及率非常高,这些平台由补充成为了出行的组成部分),不少司机和我聊天时提到太原正在严打专车司机,还鼓励消费者对司机进行举报。在从天龙山回市区的一辆车上,某平台专车司机和我说这次行动开展后,不少非法分子开始利用这次的“举报奖励100元”的监管漏洞,组团对司机进行敲诈勒索。

  “一般这种团伙两三个人一组,一人负责拍照车牌,一人负责记录司机其他信息,收集违规证据,下车后就威胁司机,要么交钱私了,要么等着被举报,一般情况下司机都会拿钱消灾”司机这样和我描述道。

  后来通过媒体报道我了解到5月22日开始,太原市展开为期3个月的出租汽车营运秩序整治行动。此举旨在严厉打击非法经营和出租汽车违章违规运营行为,努力营造规范有序、文明热情、安全舒适、服务周到的出租汽车乘车环境,维护城市窗口区域的良好形象。值得一提的是,“滴滴”快车、专车等也被列入“黑车”名单,市民每举报一辆“黑车”可获奖励100元。

  何其可悲,何其可叹!全国上下都在通过互联网+进行转型升级的当下,我不知道太原市有关部门为何出此下策,违背市民意愿,违背互联网发展的客观规律。况且,截止目前还没哪一条法规明确说明专车违法。

  值得讽刺的是,就在太原市对专车进严打的同时。远在中国西南的贵阳大数据峰会开幕了,在贵阳的大数据峰会上,李克强总理明确表示一个新事物诞生的时候,我们确实不能‘上来就管死了,而要先‘看一看’。这既是给它一个成长的机会,也是为了暴露监管漏洞,让随后出台的监管政策更加公平有效。李克强同时表示新业态和传统业态有时会遇到一些矛盾,我们会充分听取各方面的意见。既要保护新生事物应有的发展,也要推动其自身的修缮过程。

  山西因煤而兴,也因煤而衰。山西的转型早已经老生常谈,太原作为山西的省会,出出台的各种措施和行动,应该给各级地市做出良好的表率,这种上来要一棍子打死的做法,我们的其他10个地市是要效仿呢,还是要效仿呢?

  太原市前段时间把所有出租车全部淘汰了,全部换成了比亚迪的e6电动车(详情请大家自行百度搜索“联姻比亚迪 太原打造纯电动出租车第一城”),涉及到百亿的资金,如果不打击专车,对比亚迪影响很大。我想,这或许才是太原市打击专车的真正导火线所在,但李克强总理刚说过新业态和传统业态有时会遇到一些矛盾,我们会充分听取各方面的意见。既要保护新生事物应有的发展,也要推动其自身的修缮过程。我们是否可以就太原的专车发展和比亚迪出租车发现寻找到一个平衡点,找到最大公约数,从而实现共赢呢?

  说实话,很难找到最大公约数,那么我的建议是太原市把选择权交给我们的每一个普通市民吧,我们的市民会用脚投票,证明哪一种模式是正确的。

  写在最后:太原的互联网经济已经开了一个良好的局面,但我很担心最终死在无良的监管和个别主管部门的乱作为中。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丁道师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体人”概念,随后简称为自媒体,影响至今。

2014年丁道师作为自媒体代表,牵头起草《中国自媒体的自律规范》,引发广泛关注。

现在是钛媒体、一点资讯、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艾瑞专栏、人民网专栏等主流科技媒体和新闻客户端的专栏作家。

合作请联系微信:

dingdaoshi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