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资讯

再评美团佣金争议:别把“1块多”毛利和“2毛钱”纯利搞混了

丁道师ID:dingdaoshi123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和企业研究。

唇亡齿寒,共克时艰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4月13日下午,自媒体人赵宏民在“媒媒哒京”微信群里,转发了腾讯科技的一条新闻《美团外卖回应佣金话题:每单平台利润不到2毛钱 将长期帮助商户》。  因为近期“美团抽佣”是行业热议的话题,所以这条内容在群里也引发了很大的讨论,大家观点激辩,给出了各自的分析思路。我总结了大家精彩纷呈的讨论,主要来说分以下两类:  第一种:因为肺炎疫情的爆发,各地餐饮业遭受了巨大的打击,本来就经营困难的商家们生存更难了,美团外卖还收取那么高的佣金,商家们还怎么活?  第二种:美团外卖和商户是唇亡齿寒的关系,逼死了商户美团外卖也就倒闭了,美团怎么可能傻到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其实关于美团外卖的抽佣和盈利争议,不是近期才有的,早在3月30日发布财报以来就引发了各种各样的质疑和猜想,我也在多个场表达了我的一些观点和看法。近期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发出联名交涉函,希望美团能“降低佣金”,又进一步引发了业界对这件事情的讨论。  日前,我接受《时代财经》等媒体采访,再一次针对此事引发的争议,谈了我的一些看法。我今天就把媒体朋友感兴趣的几个话题以及我的一些回答分享出来,供参考。
  问题一:您能撇开专业术语和经济学名词,能给我们用最简单的话,分析下美团赚钱“2毛钱”和“1块多”这两个说法是怎么来的吗?  答:所有批评美团外卖抽佣的文章和观点,都指向了美团的利润,业界也有不少朋友通过美团的利润来来反推美团的抽佣是否合理。  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美团外卖每单赚“2毛钱”和“1块多”两种说法,我们需要搞清楚这两种说法,才能判断美团外卖到底是不是一家“不顾商家死活的黑心平台”?  先来聊“每单赚1块多”这个说法,有媒体指出美团外卖2019年交易共计87.33亿笔,实现毛利102.33亿元,每笔订单毛利为1.17元。看到了吧,这就是“每单赚1块多”说法的来源,这个说法实际上把毛利和利润搞混淆了,是一种极不负责的说法。  毛利是什么意思?举个例子,你开了一个超市,1元钱进了1瓶水,你卖了2元钱,毛利就是1元钱。那你能说你赚了1元钱吗? 显然不能,因为你还要算房租、水电、人工等运营成本开支,综合下来,这瓶水可能只赚1毛钱甚至亏钱。  我们再来聊聊“每单赚2毛钱”这个说法,这个2毛钱其实就是1.17元的毛利减去各种运维成本(美团是大公司,运维成本可能有几十项,都很费钱,包括骑手开支、技术成本、人力成本、市场费用、房租水电等等)之后的利润,也就是美团外卖实际上最终赚到手的钱。  事实上,美团外卖佣金的8成以上都给了骑手。财报显示,美团2019年399万骑手拿了410亿工资,占到了外卖佣金的82.7%。  一家平台,每单只赚2毛钱,就这也要依赖于规模效应。这样的平台到底是黑心平台还是和行业一起共赢共进的平台?我们不需要回答,几百万商家和外卖小哥会用脚来投票。  问题二:商户和外卖小哥的利益分配是一种零和博弈的关系,感觉美团外卖总是向着外卖小哥?  答:很多人都和我提到这个观点,这个观点的出发点在于美团外卖承认将80%的佣金给了外卖小哥。  我不是完全认可这种零和博弈的观点,在我看来,关乎商家和外卖小哥,美团外卖不仅仅起到桥梁和平台纽带的作用,更起到整个外卖大产业中的一个缓冲地带作用。简单来说,美团外卖就像一个天平一样,不断平衡双方利益分配,一个时期或者一个地区商家压力大分配到小哥身上的就少一些(实际上也没有少很多,美团外卖也会给额外补贴),反之亦然。  美团外卖自己在近期的回应中,也表示平台左手是几百万的外卖小哥,后面是几百万个家庭的生计;右手是几百万商户,那里连接着更多家庭的希望。  美团外卖夹在中间并不好受,需要承担来自两头的“怒火”。美团外卖还不能撂挑子,如果没有美团外卖的这个天平或者缓冲作用,一旦发生大的危机(比如金融泡沫和瘟疫病毒),商家和外卖小哥的关系就会彻底崩盘(小哥想多赚钱,商家想少花钱),整个行业的秩序就会彻底混乱,包括消费者在内没有人会是赢家。  举个类比的例子,近期国际油价成倍的波动,而我们国家的油价保持了相对的稳定,这也是因为两桶油背后的管理机构起到了一个中间缓冲地带的作用。它们设定了一个机制,不管国际油价涨跌如何,我们按照既定方案执行我们的价格策略,如此保障各方稳定。  所以在美团外卖构建的这个体系中,商家和外卖小哥的关系不是零和博弈,而是相辅相成相互配合,在这个过程中决策利益分配的一定必须是美团外卖,而非商家或者外卖小哥。当然我们需要承认因为地区、时间、运营效率等带来的差异化所需要采用的差异化的策略。  问题三:既然唇亡齿寒的道理各方都明白,为什么近期美团外卖和一些商家产生了矛盾?  答: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就是两个字“疫情”。  就连广东省餐饮协会质疑美团外卖的函中也指出“广大餐饮企业一直以来对此并未十分在意,直至疫情期间,美团外卖仍未有实质性改变,餐饮企业的不满甚至愤怒情绪由此而生。”  很显然,变化的不是美团外卖,而是疫情这一突然出现的不可抗拒因素,损害了商家的利益。  如果2019年一些商家面临的问题只是“经营困难”,那么2020年因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问题则变成了“生死存活”。  疫情危机不仅仅影响了当下的收入,也挤兑了未来的信心。美团外卖、外卖小哥、商家甚至我们的消费者,都是疫情的受害者,没人可以独善其中。但现在因为互不了解,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给问题的解决带来一些难度。  当然我们得客观的承认,商家和外卖小哥都很难,但毕竟小哥是一个个个体,损失有限,商家涉及到人工和房租水电损失,影响更大。所以,近期批评美团外卖的声音中,主要来自于商家。  我们同时也应该清醒的认识到,真正的引发各方冲突的“敌人”是病毒,不是我们产业链上的任何一个参与者,甚至也不是竞争对手。各种争议、谩骂、冲突不会有助于疫情的防控,只会延缓了我们自身的复工、复业、复产的进程。  这个时候,我们与其陷入争论,浪费了宝贵的复苏时机,还不如搁置争议(美团外卖抽佣是4%–5%,还是18%–20%,乃至是其他数据,都不重要了),开发共识(各自输出优势能力活下去,挺过2020年是共识,这点大家都没有争议)。只有搁置争议开放共识,团结一致才能活下去,这是很浅显的道理。  其实在疫情期间,美团外卖启动了“春风行动”,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优质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这个政策就非常好,不过我们的媒体很少报道,没有把好消息及时的传达给商家。同时,我们的媒体应该好好监督美团外卖,看看它没有履行这些承诺。  问题四:广东餐饮协会交涉函提出,美团外卖存在排他条款。怎么看待这种“二选一”现象?  答:“二选一”指的是两个里面只能选择一个,这才叫二选一。目前据我了解,美团外卖和饿了么都没有强制商户二选一,当然二者肯定都希望商户“只选一个”。  至于独家入驻是不是有更多的优惠?这个很好理解,任何一个平台,对于独家入驻的合作伙伴,都会有各种优惠和赋能。  比如我们做自媒体的,如果稿子选择独家在某平台发布,该平台肯定会给更多的曝光和推荐,如果全网通投,就没有这样的优惠。再比如视频网站,如果一部剧独家在爱奇艺播放,爱奇艺肯定会给更好的推荐位置和更高的分成比例,反之就没有了。电商行业更是如此,比如一加手机独家宣布在京东销售,京东就表示将凭借京东现有的渠道、物流、大数据、金融等方面的优势,为一加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所以对待一些事情的看法,我们只需要回归常识思考就行了。很多问题,并没有那些所谓的“内幕”。对于关乎国计民生的餐饮行业来说,目前遭遇的困难超过很多人的想象,我们应该善意的包容,各自贡献自己的能力,为行业的发展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写在最后:“美团抽佣”引发这么的大争议和关注,广大网友居功至伟。我们大部分的网友在“美团抽佣”事件中,只是事不关己的吃瓜群众。网络吃瓜不过瘾,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一边在美团下单,一边看热闹,这样既满足了我们的参与感,也为餐饮行业的复苏贡献了力量,何乐而不为呢?  PS:本文作者丁道师,现已在蜻蜓FM开通《丁道师杂谈》频道,欢迎大家点击原文链接,收听音频版的内容。
丁道师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体人”概念,随后简称为自媒体,影响至今。

2011年,丁道师加盟速途网络,先后担任速途专栏主编,速途执行总编辑兼速途研究院院长等职。

2014年丁道师作为自媒体代表,牵头起草《中国自媒体的自律规范》,并在网信办座谈会上分享,引发广泛关注。

现在是企鹅号、一点资讯、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艾瑞专栏、人民网专栏等主流科技媒体和新闻客户端的专栏作家。

合作请联系微信:

dingdaoshi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