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专访

“让人好好把话说完” 我对《长谈》节目的几点感思看法

丁道师ID:dingdaoshi123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和企业研究。

 《长谈》不仅让我看到一个不一样的罗永浩,也对一个跟传统媒体里塑造的不太一样的罗振宇初窥端倪。

 

  当《人民的名义》持续热播,刷屏我们的朋友圈之际。4月7日晚间,一档可能是中国乃至全球历史上最长的电视访谈节目《长谈》,冷不丁地刷屏了互联网、科技、财经业界朋友的朋友圈。在新知识分子人群中抢了一部分《人民的名义》收视份额。

  “老罗太乖巧了,怎么不放嘴炮了,我们熟悉的老罗去哪了”、“都已经2017年了,碎片化阅读和观看内容成为主流,这么一场9小时的电视马拉松节目能行吗”、“二罗都是胖子,两人也都是这几年国内最具关注的网红,高强度的对话背后高频智慧和段子频出”、“在现实面前老罗的情怀也不值钱了,找人找钱定战略也得亲自抓了”……..

  各种观点和论点在社交网络层出不穷,对这场违背社交网络传播规律的《长谈》,节目以外的声音可能远比节目本身更精彩。好吧,罗胖又赢了,能够引发这么大的关注和热议,显然《长谈》证明了自己的影响力。

  那这期超长时间的《长谈》,到底有什么价值,或者说能给我们传媒人和创业者什么样的新思考,这是笔者今天想要和大家探讨和复盘的。

  当然,正如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侯亮平所言,虽然各种人物和案件错综复杂,我们要分开来看李达康和其他人。今天我们也分开来谈谈《长谈》、罗永浩、罗振宇、「得到」App!

  《长谈》真的很长 违背了社交网络和大众传播规律能成?

  新媒体、短平快、社交传播等概念是这几年我们的传媒从业者经常挂在嘴边并且加以应用的。从读者习惯和传播规律来看,大众传媒很难有机会和意愿让一个被访者踏踏实实把话说完。然而这次由「得到」App出品的《长谈》,从选题、200个问题策划、播出时长到精良的制作乃至罗胖在节目中刻意强调自己多年采访经验来看,这是一档典型的传统重模式下的精品谈话节目,以时长和囊括的主题维度来说,甚至更重。

  在这个知识和信息泛滥,真相和虚无相交的时代,我们作为大众,即使已经获取充分的信息,但如果不能“好好地听人把话说完”,如果有信息维度的缺失,很可能就像上图一样,你所看到的可能不是真实发生的。

  与其相信信息流上被高亮的标题、采访中的片段截取、镜头捕捉到的一闪而过的画面,更好的方式是给予一些耐心,让他把话说完。或许,这些年,我们被无数四面八方快速涌来的信息穿身而过之后,也是时候来点深度的长家伙了。

  尤其对于罗永浩这种类型的创业者,我们很难对其套用一个模板来解读,要等他整个创业历程和每个决策后的思考被一步步剖析之后,多维度展现出来的那个罗永浩才是真正的罗永浩。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这期《长谈》之后,我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罗永浩,区别于之前被媒体用“彪悍”“情怀”“网红”标签简单粗暴定义的的罗永浩。

  我们的观众也通过这期《长谈》,前所未有地深入到每一个细节了解一位典型创业者创业的心路历程,没有人可以靠情怀获得商业的成功,是时候该理性的看待罗永浩们了。

  「得到」App的“得失” 拥抱一部分必然会放弃另外一部分

  当我通过腾讯视频自带的映射功能,把《长谈》投放到客厅的大电视上后,家里的女眷们表达了抗议,抗议最直接的做法就是离开了沙发。对于她们来说实在想不通两个没有颜值的胖子对谈有什么好看的,客厅电视是用来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

  我意识到,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需求。

  罗胖在跨年演讲上讲:“学习和获知的本质是反人性的”。众所周知,罗振宇做的「得到」App就是在碎片化学习时代,为用户提供省时间的高效知识服务的产品。追求学习和单纯享受娱乐,从来都是两种需求,两条道路。

  《长谈》选择的,和「得到」App选择的是同一条路,满足的是同一批人的需求,这是一些渴望通过各种方式学习、有上进心、保持对知识的渴望的终生学习者。

  对于这次备受热议乃至朋友圈刷屏级讨论的《长谈》,有人说得到做这种深度的《长谈》,会让不适应这种长度和强大信息量的用户“逃离”。但在我看来这个节目本来就不是给每个人看的,它选择创业作为主题,试图容纳创业者在创业路上要处理的所有关系,这些都是那些创业、准备创业或者打算把创业经验运用于生活中的人才关注的。

  《长谈》作为得到一次大胆的尝试,必然会有得有失。在得到我们这批对创业、互联网、科技、新媒体、罗永浩和罗振宇感兴趣的用户后,也必然会放弃一部分被单纯追求娱乐和休闲的用户群体,他们真的不好这一口。这没有对与错,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

  “回归”商业逻辑的罗振宇 又将给业界带来何种新的思考

  前面说《长谈》展现出一个不一样的罗永浩。

  如他所说,除了涉及到商业机密和伤害他人的话,他百分之一百配合回答所有问题。有很多人看完之后说“老罗变了”,和大众印象中脾气暴躁、彪悍的老罗不同,老罗展现了非常真诚的一面,既有真诚的傲气也有真诚的焦虑,他也会跟所有创业公司的CEO一样,为“找钱、找人、定战略方向”三件事而焦虑,也坦言自己“我创业之后变成企业家,成熟了,原来很多话我是不会再说了”。在谈及妻子时,也流露出难得一见的温柔。

  这个理想主义的胖子依然理想主义,但思考问题和实践变得更加实际,其实作为采访者的罗振宇很相似,他们都在回归商业理性的逻辑轨迹。老罗更换了彪悍人生的跑道,做了手机,罗胖把知识服务变成一个产品,做了「得到」App,曾经的网红变成脚踏实地的创业者,他们都找到弥补自己短板的合伙人,完成企业运行的必需搭建。走上创业这条不归路,“苦海无边,永远无法停止”。

  罗振宇曾经说过:“钱是什么,对于我们创业的人来说,就是放在外面能看得见的自我成长的进度条是一个结果,也是一个刻度。估值多少就知道自己的内力是不是撑了。”罗永浩补充了:“我理解的好企业在金钱之上的,金钱是一个基础,金钱之上有更高的追求,这是不管怎样都不会变的。”对于创业的最大回报,他们都希望能够在一个领域里,做出给人类往前提升几年的进步。

  《长谈》不仅让我看到一个不一样的罗永浩,也对一个跟传统媒体里塑造的不太一样的罗振宇初窥端倪。

  罗振宇说“罗永浩是这个创业时代的特殊样本”,而罗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看《长谈》的时候,我做过无数次试想:要是让罗永浩来采访罗振宇,会更有意思吧。

  典型不是一万个里面的一个,而是一万个里面只有一个!

  罗永浩说“我们的定位就是和行业做点不一样并且创新的东西”,老罗如此,罗胖和《长谈》也是如此。

  《长谈》这样大胆的尝试,或许又能给我们其他创业者、自媒体人带来些许新的思考:我们是时候该做点不一样的了!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丁道师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体人”概念,随后简称为自媒体,影响至今。

2014年丁道师作为自媒体代表,牵头起草《中国自媒体的自律规范》,引发广泛关注。

现在是钛媒体、一点资讯、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艾瑞专栏、人民网专栏等主流科技媒体和新闻客户端的专栏作家。

合作请联系微信:

dingdaoshi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