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品上市

惊人的预言:重读21年前的《电子商务中的民主与平等》

丁道师ID:dingdaoshi123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和企业研究。

 

  2021年3月中旬,我在北京参加商业新知的创作者大会。活动间隙,商业新知创始人黎争和我讨论起早期的互联网报道,我们得出一个结论:早期的很多互联网报道、资讯、思想,放到现在也一点不过时,甚至可以指导将来互联网企业的商业运营。  这段时间,我又回到老家,翻箱倒柜找出来2000年以及上世纪90年代的几箱早期刊物,有《三联生活周刊》《知识经济》《大众软件》《新潮电子》《财经》等等,温故我青年时代的那些阅读时光。  看这些早期的刊物,不禁佩服早期的胡泳、邹剑宇、刘韧、段永朝、方兴东、林军等老师前瞻性的预言,为中国互联网早期发展带来的种种可能。  今天我们主要聊聊胡泳在2000年写的《电子商务中的民主与平等》,这篇文章当时发表于《三联生活周刊》和《互联网周刊》等主流刊物,畅想了电子支付和内容消费的未来发展趋势,在当时看起来“石破天惊”的诸多前瞻理念,在今天都一一成为了现实。  比如爱奇艺和优酷等践行的“年度会费+单片付费点播”的模式,比如分散的内容提供商(自媒体)的生存之道,比如“小额电子支付”将促进电子商务加速推进等等,在文中都有提及。  尤其在那个年代喊出“数字化货币合理”的宣言,可谓惊世骇俗。要知道,在今天关于数字化货币的发展都有相当一部分人持怀疑和反对态度。  不愧是胡泳,那个把《数字化生存》引进中国的胡泳,让人不得不服。  当然,由于胡泳老师一贯的严谨和专业风格,这篇文章用了《电子商务中的民主与平等》这个一点都不标题党的标题,很多人看标题就失去了阅读兴趣,影响了这篇文章的传播广度。如果UC大鱼号、头条号、百家号的编辑能穿越回20年,给这篇文章换一个类似《震惊!电子支付来了,小心你的钱包》《10亿人出门不带钱包,原因竟然是……》的标题,我相信会有更好的传播和影响力。  玩笑过后,言归正传。现在我们就着胡泳在原文中提到的前瞻性的预言文字,谈谈今天互联网行业的一些实践案例。  一、小规模的内容生产者分散化生存  曾几何时,媒体都是以机构、企业等组织形态存在,没有个人或者兴趣团队媒体(也就是今天的自媒体)一说。造成这种格局的原因一方面是政策因素,一方面也有商业因素:金钱和预算是集聚的,都被规模化的媒体切走了,小个体和团队哪里有机会?  但是,假如因为互联网的出现,在线支付尤其在线小额支付成为现实后,那么就可以“有效地周转数量不大的钱,甚至小到以分来计算,用这样的钱所做的事情才能分散化,可以使网络上各种类型的信息内容、商业资源及多媒体的买卖灵活地进行,千万个拥有小规模忠实受众的内容提供商将会因此受益。”  胡泳老师还举了一个具体的案例:(有了小额电子支付后)个人记者一篇新闻收2元钱,有2. 5万人阅读,一天就可以收入5万元,这样的高额诱惑让哪位记者能够保持对报社或杂志社的忠诚度呢?  胡泳在21年前的畅想,在今天完全变成了现实。一大批的个人或者小团体内容创作团队,借助电子支付尤其是小额电子支付技术和模式,通过各大平台内容广告分成、微信公众号打赏和付费阅读功能、喜马拉雅音频付费订阅、得到付费专栏等等方式,得以独立于大媒体之外而生存,甚至相当一部分生存的颇为滋润。  就连我这样的低水平个人自媒体,也通过一点资讯、百家号、大鱼号等平台,获得十几万元的收入。  胡泳当年“这样的高额诱惑让哪位记者能够保持对报社或杂志社的忠诚度”也一语成谶,这句话也成了今天知名记者、编辑们离开传统媒体从事自媒体行业的最主要借口。  二、在线外卖  当今互联网,绝大部分商业模式的成功,都离不开电子支付应用的支撑,其中当然包括我们今天习以为常的在线外卖。  胡泳的《电子商务中的民主与平等》其实发表在三联和互联网周刊上的两个版本不一样,三联的版本更精简,阅读体验更优。更有意思的是,在三联版中,插入了刘威老师的一幅漫画,画面中一个男子在网上完成支付后,得到了一份披萨。  这个对在线外卖模式的预言,也早已经成真。在今天,我们通过美团外卖、饿了么下单支付,足不出户,几十分钟甚至十多分钟就可以吃到各种五花八门的饭菜。2021年,在线外卖预估将会达到万亿级别的市场,成为了都市青年生活的一部分。  三、订阅付费+单次点播结合  如果你是爱奇艺的拥趸,那么你可以花费218元成为爱奇艺的年度会员,享受各种会员权益;如果你是一个路人粉,偶尔只对某部大片感兴趣,那么你可以花12元在爱奇艺看这部电影,看完就走。  优酷和腾讯视频的付费模式也和爱奇艺类似,不再举例。  这种长期付费订阅+单次付费点播结合的模式,在今天看来再平常不过,然而早期的互联网行业,为这个“内容平台要不要付费?该怎么付费平衡各方用户利益?”的问题折磨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找到很好的解决方案。  胡泳老师在《电子商务中的民主与平等》一文中提出了一个精妙的方案“设计不同的收费方法,让积极的读者订阅内容,让偶尔浏览者单篇付费。”  对,就是这么简单,订阅付费+单次点播结合就能较好的解决问题,今天的优酷爱奇艺腾讯采用的就胡泳方案。  四、网络不可能像传说中那样具有平等性  我记得在互联网发展的早期,有几条价值观被人们挂在嘴边频频提及,包括平等、自由、共享。  彼时互联网行业流传的很多语录,都和“平等”有关。我们普遍认为,在虚拟的网络空间里,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肤色、不同收入、不同职业的人都可以平等的交流、往来、合作。  连托马斯·弗里德曼也说《世界是平的》,认为在网络浏览器、工作流软件、开放源代码、信息搜索的推动下,世界成为一个没有界线的整体,不仅打开了取用他国人才库的途径,还开始采用共同标准,创造出更平坦的竞赛场。  我一度认为,互联网出现最大的意义就是觉醒了普世价值。  胡泳怎么认为呢?在这篇《电子商务中的民主与平等》中,胡泳却说“网络不可能像传说中那样具有平等性。”  这种论述以当年的眼光来看,简直政治不正确,在今天看来也政治不正确,但透视互联网20多年的发展结果来看,胡泳的这番论述却是赤裸裸的事实。  互联网的出现,移动支付的发展,一方面固然改变了我们的世界、便捷了我们的生活和生产,但另外一方面也培养起来一批奔跑快失控的巨头和资本。这些年因为巨头资本的无序扩张和近期频频提到的那个敏感词,互联网有些时候反而加剧了二元差异,富者越富,穷者越穷。有几家互联网巨头被认为是剥削者和吸血者,被各方批评。  大大说过,多读历史,方知兴替。我在之前的文章中,也多次建议我们的互联网企业,多看看过去和历史上发生的事情,多看看20多年前《知识经济》《数字化生存》提出的观点和论述,也可以对今天的经营发展和风险规避,起到积极的指导和借鉴作用。  PS:本文作者丁道师,现已在蜻蜓FM开通《丁道师杂谈》频道,欢迎大家点击原文链接,收听音频版的内容。
丁道师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体人”概念,随后简称为自媒体,影响至今。

2011年,丁道师加盟速途网络,先后担任速途专栏主编,速途执行总编辑兼速途研究院院长等职。

2014年丁道师作为自媒体代表,牵头起草《中国自媒体的自律规范》,并在网信办座谈会上分享,引发广泛关注。

现在是企鹅号、一点资讯、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艾瑞专栏、人民网专栏等主流科技媒体和新闻客户端的专栏作家。

合作请联系微信:

dingdaoshi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