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品上市

山西200座古建筑 正在经历“人类文明最悲痛的一天”

丁道师?ID:dingdaoshi123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和企业研究。

? ?中国85%以上的古代建筑在山西,而这些建筑中的相当一部分处在随时被破坏的境地。。

  

  1

  “来,搭把手,把这块瓦传过来”

  2019年3月23日上午,就像《神雕侠侣》中的那位大侠郭靖一样,历史研究学者刘勇登高一呼,五湖四海的义士赶赴山西襄汾。这一次他们同样不问东西,不分彼此,为了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人人奋勇当前,一砖一瓦参与仓头伯王庙的抢修工作。

  过去几年,刘勇等有识之士为保护山西古代建筑四方奔走呼吁,著书立说。此刻,终于迎来见证襄汾县元代仓头伯王庙修缮的一天,这座人类古建瑰宝终于重现人世。

  看到两年前还几近坍塌的伯王庙被修复如旧,刘勇感慨万千。

  2

  2019年4月16日凌晨,有800多年历史的法国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火势异常凶猛,巴黎圣母院标志性的箭型塔尖就此坍塌。

  众所周知,巴黎圣母院是天主教巴黎总教区的主教座堂。它的地位、历史价值无与伦比,是历史上最为辉煌的建筑之一。

  巴黎圣母院的损毁震动全球,不少媒体称这是“人类文明最悲痛的一天”。

  3

  伯王庙是幸运的,在修缮过程中得到了襄汾县文化局、爱心企业唐人居、施工方万荣古建公司等方面的大力支持。

  然而汇聚了中国古代85%古建筑的山西省,还有大量古建筑没有等到“伯王庙式”的待遇,正在濒临损坏或者很多已经被毁。

  刘勇走遍了山西全部119个县市,系统性的对山西古代历史和文物分布做过研究,无数次的目睹了比巴黎圣母院更古老的人类瑰宝古建筑惨遭破坏。刘勇告诉我在中国至少有200座元代和元代以前古建筑(这些古建筑绝大部分在山西),正处在自生自灭的状态,随时可能被烧毁、坍塌。

  换句话说,山西约有200座古建筑正在经历“人类文明最悲痛的一天”,相比巴黎圣母院,这样的悲痛在大众层面几乎无人得知。

  4

  我来说说我自己去过的一些山西古建筑,以及它们的保护情况。

  山西运城五龙庙,是当世现存唯一的唐代道教庙宇,距今已经有1000多年的历史。可悲的是,这座放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都可能被特供保护起来的唐代古建筑,门外成了苍蝇乱飞的垃圾堆,污水横流,而庙宇本身也因为各种原因濒临坍塌。后来,幸有万科的王石先生,奔赴山西出资驰援,才有了五龙庙的修复。

  山西五台县的南禅寺,大殿建于唐建中三年(公元782年),是亚洲也可能是全球最古老的木结构建筑物,寺中唐代雕塑精湛,堪称唐代雕塑艺术的珍品,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和艺术价值。我去的时候,这座伟大的唐代孤本建筑,包括门卫、接待、运营等所有的工作,竟然只有一个人负责。不禁让人担忧:这样的保护机制,形同虚设啊。

  我的担忧不是多余的,因为就在上世纪90年代,有盗贼控制住管理员,将唐代彩塑中体量较小的两尊供养菩萨和一尊牵狮人盗走,并且在造像身上挖洞盗窃泥塑内部的藏品。而在2012年南禅寺再次被盗,原收藏于大殿内的一尊北朝小石塔被盗,至今未破。

  至于我在山西南部的几个县市走访时,目睹国保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文物被乱涂乱画,更是司空见惯。

  5

  4月16日下午,圆明园遗址公园官方发布一篇文章《文明,不能承受之殇》。

  文章中写道:

  文物的损毁、消失不仅带走了文物本身,更带走了文物所承载的千年文明。一场文化之殇,带来世人对于文物保护的警醒与重视,文明是脆弱又坚韧的。我们能够做到的就是尽力的守护它,尽量延缓它的消逝,传承它的精神。

  每件文物都是文化的象征,每座博物馆都是人类文明的宝库。衷心祈愿文物都能够远离灾难,代代传承。

  这段文字快把我看哭了,真的。一般来说,文明的承载主要靠两个方面,一个是文字记载,一个是实物。

  而承载了中国70%古建筑的山西大地,他们承载的更是我们这个伟大民族的文脉和文明啊。

  目前中国文明的文字记载可以追溯到5000年以前,而真正能被断代的实物尤其是实体的建筑却没有那么久远。就木结构建筑来说,中国目前现存最早的为唐代建筑,全中国仅存3座(佛光寺、南禅寺大殿、五龙庙正殿)。这些建筑物的珍贵性,可想而知,对实体文物的保护刻不容缓。

  6

  人类历史上伟大的建筑巴黎圣母院,遭此劫难我们固然要惋惜。

  但相比惋惜已经被损毁的建筑物,我们更重要的工作还在于保护那些没有被损毁,但正在遭受人为或者非人为破坏的古建筑。

  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当下,我们很多人做事情,总是先“算一笔账”。文物保护以及后续的开发运营是一个费钱费力但没有多少经济收益的事情,所以各地(主要是山西)的管理部门不是很上心。

  我亲眼所见,山西吕梁的大武木塔(明代景泰年间建造),楼顶有中国古建极为罕见的黑琉璃瓦剪边,也是中国境内极为罕见的建筑珍品。然而这两年被各种建筑垃圾包围,臭气熏天,至今未解。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当地搞新城建设,“总不能因为你一个小小古建筑,影响了我们城市建设大局吧”。

  这样的案例,在山西不胜枚举。

  所以,要想进行文物保护的工作,首先要从法律法规、营商环境、城镇化发展和保护方面入手改革,然后转变思想,多方筹措资金,构建一整套文化保护以及后续开发运营的体系(故宫的文物修复和文创开发,验证了文化保护和经济利益发展的关系,不但并不冲突,反而可以相辅相成),这样才能可持续发展。

  还有就是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对中国600座古代建筑进行全方面的扫描、建模,把文物的每个细节都数字化。巴黎圣母院据说马上将会开启重建工作,而重建的凭借就是几年前做好的数字化建模。

  呼吁我们国家尤其是山西省尽快展开这项工作,要不然像黄鹤楼一样,因为没有翔实的数据参考,按照各种记载重建,重建后的形制和当初都不一样,就太对不起人民了。

  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丁道师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体人”概念,随后简称为自媒体,影响至今。

2014年丁道师作为自媒体代表,牵头起草《中国自媒体的自律规范》,引发广泛关注。

现在是钛媒体、一点资讯、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艾瑞专栏、人民网专栏等主流科技媒体和新闻客户端的专栏作家。

合作请联系微信:

dingdaoshi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