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加盟

跟特斯拉学习,如何“PUA”全世界

围绕特斯拉刹车失灵维权事件,虽然特斯拉私自公开了该车数据,但公开出来的数据仍不能佐证该辆特斯拉车刹车没有失灵。真相或许永远不会来,我们只能等到各种证据出来,并最终由有关部门做一个权威的结论。

但在事实未明确的时候,任何围绕该事件的确定性判断,都是站队。而站队,已是现在网络舆论上的一种特殊的存在。

就站队事件而言,很奇怪的是,本是消费者甚至特斯拉车主的一个群体,很忠实的站在了特斯拉视角去解读该事件。我们知道,任何一个群体中的成员都有同理心的一种现象,当真相暂时没有获得,甚至无法获得的时候,站队自己所在的群体视角是一种正常状态。为什么很多消费者会自愿站在企业视角来站队呢?我觉得这和企业高明的公关技巧相关。

特斯拉通过三个逻辑谬误,持续的“PUA”世界

第一个,我不投任何广告,媒体黑我都是对手后面搞鬼。

这个逻辑谬误是,你投不投广告,你发生的负面事件媒体都要报道,你发生的正面事件媒体也要报道。这种言论极具误导性,并且诛心媒体(特斯拉不是特指中国媒体,包括美国媒体)的客观性。

这种论调通过拔高媒体的作用,实现了所有黑料都是媒体所为的逻辑谬误,当你接受了这种逻辑,你就天然的屏蔽了任何关于特斯拉不利的信息。而一些内心有“正义感”的人士,就会自甘五毛,和一切说特斯拉不好的人怼天怼地。

而且,在被“PUA”的人眼里,看到媒体关于特斯拉正面的报道,会产生一种错觉,就是特斯拉好到,不投放广告,媒体也不得不去报道的地步。

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媒体职责就是报道世界上发生的所有事。就算是企业PUA话术,媒体也要如实的写到报道里,有着工具人身份的媒体就这么尴尬。

第二个,自动驾驶代表未来,特斯拉存在的一切问题,都是应该被接受的。

这个逻辑谬误是,自动驾驶即使是代表未来,外界需要给予自动驾驶企业一定的“问题”空间。但这和特斯拉所导致的各种事故,是不是合理的之间没有任何直接关联。

特斯拉通过持续的,将这种论点通过各种途径覆盖,就将反对特斯拉,就是反对自动驾驶,就是抵触科技进步,将所有指责特斯拉的用户从立场上进行扭曲。然而,反对特斯拉不是反对自动驾驶,反对自动驾驶车辆造成的各种事故,也不等于拒绝科技进步。

特斯拉持续这种观点的输出,会给“自干五”一种神圣的使命感,他们在网络上自我感觉就像基督徒维护“上帝”的尊严一样,和一切说特斯拉不好的人开战。

第三个,特斯拉事故原因经第三方检测后没有问题,所以特斯拉是没问题的,这些事故都是用户自己造成的。

汽车检测机构是会落后于汽车科技的速度的,而且由于汽车本身的复杂性所致,检测机构最终的结果只能说某某个功能特斯拉车没有问题,但是尚缺乏从整体上证明特斯拉究竟存不存在隐患的问题。

但是特斯拉持续的将检测机构没问题的结论,去推论是特斯拉司机自己原因导致了事故的发生,拿推论作为事实,通过复杂的传播渠道实现广覆盖。就会和第一逻辑谬误,第二逻辑谬误形成一种更复杂的混合逻辑谬误。

特斯拉真的有问题吗?真的没有问题吗?在当下是完全无法佐证的一个存在,当特斯拉通过持续的PUA,实现了很广基数的用户“死死”的站在特斯拉立场上和一切“反动”势力做斗争,围绕特斯拉究竟有什么问题的信息,就会被彻底淹没在网络海洋里。

任何一件纠纷,当没有确凿结论的时候,任何一方都没有资格去武断的去定义事实是什么。这种背景,导致了企业有了进行“PUA”式公关的操作空间。而且在国内智能手机领域,厂商间各自互黑已经有了这个苗头。当企业为了自身利益,纷纷和支持自己的粉丝们去“定义”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将永远看不到真相。

更可悲的是,等待真相的人,会被这些神圣的“粉丝”们激情昂昂的按在地上摩擦。企业亲自站出来“定义”一切,合法合规吗?不太懂,至少它不道德。

附件:

1、关于媒体的言论

2018年5月24日,据《商业内幕》消息,特斯拉CEO马斯克于过去的12个小时内,在社交媒体上连发数推,抨击美国新闻行业“不实报道泛滥”的现象,并表示他准备创立一个评级网站,可供新闻用户评估媒体报道的真实性。对于网站的名字,马斯克也想好了——Pravda(即俄文“真理”之意)。

2021年4月19日,特斯拉公司全球副总裁陶琳在接受财经汽车采访时,称特斯拉几乎没有公关和广告,并且也没有媒体预算。特斯拉不会耗费大量广告费用做公关,不会花钱在自媒体上做投放,因为特斯拉认为要把资源花在真正有意义的事情上。

2、关于特斯拉质量问题的言论

2021年,2月2日,据美媒报道,因汽车中触控屏存在安全隐患,特斯拉将召回近13.5万辆汽车,涉及车型包括2018年至2021年生产的Model S、2016年至2018年生产的Model X。

关于质量丑闻,CEO埃隆·马斯克在与福特前汽车工程师桑迪·芒罗(Sandy Munro)的一次访谈中,马斯克表示,购买特斯拉,要么选择一开始就买,要么就等到生产稳定以后再买。“在爬坡量产阶段,特斯拉很难保证所有细节都不出问题。”

4月17日,一辆Model S 2019款特斯拉在休斯顿附近的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后起火,车上两人当场身亡。在此次车祸前,马斯克曾发推文称使用自动驾驶的特斯拉比普通汽车的事故率低10倍。

3、关于质量的言论

2020年底,多名特斯拉中国内部人士向品玩表示,“为了完成产量,特斯拉正在不择手段地降低自己的质量标准”。

据品玩报道,一次每周例会上,特斯拉大中华区售后服务总监薛钧成这样说:“我们不能召回,发现车主的车有问题之后,我们可以偷偷地给他更换”,他在会上说:“比如在车过来做保养时、车主要求更换时,可以换掉”。

作者简介

师天浩,专栏作者、北京五秒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互联网分析师,已在多家媒体平台开通专栏;曾在《南方都市报》《计算机应用文摘》《商界评论》《通信信息报》等传统报刊上刊文。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2020年度人气作者;一点资讯“清朗计划”首批作者;2018年砍柴网年度作者;2017年极客网年度作者;2017年度最具爆发力自媒体;2016年度最具爆发力自媒体奖等荣誉。累计发表文章千余篇。商务合作,请加微信:shiyuanyuan198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