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评测

反思数据造假

丁道师ID:dingdaoshi123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和企业研究。

 我们的媒体人刚刚报道完毕微信大号刷阅读,一边又自己找人给这篇报道刷量。几乎在每个行业都存在着自我否定和自我矛盾的情况,这看起来很奇怪,但这就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嗡嗡嗡…”插座通电后,在一间间厂房和办公室内,几万台手机同时启动。 随着这几万乃至几十万几百万台自动控制的手机运行,在北京、在上海、在深圳、在中国各地出现了一篇篇10万+的微信阅读文章、诞生了一个个注册用户破百万的APP、孵化出了一家家交易单动辄过万好评动辄99%的电商公司….

  伴随着这些虚假数据的出现,一个营销微信大号获得了广告主几十万的投放、一家交易额几乎为0的二手车交易平台获得巨额融资、一部质量低劣的电视剧获得300亿播放量….

  没错,这就是业界俗称的群控刷量,不管我们是否承认,在中国数据造假已经成为产业,而且不仅仅是科技互联网行业,从业、农业、房地产、汽车、金融等等每一个行业都不止一次的被媒体曝光出来数据作假的现状。

  时至今日,随着《人民的名义》热播,很多之前的潜规则我们可以放到台面来讲。所以现在我们更应该正视一个问题:在中国刷量和数据造假不仅仅在于民间,某些时候官方的做法更甚!

  如我上文所述,在几万乃至几十万几百万台自动控制的手机运行的同时,我们北京这几天遭遇了罕见的沙尘暴和雾霾天气,一些省市为了降低雾霾显示数据,采用了各种人工干预手段,比如在监测点附近开启空气净化设备、禁止有污染源的设备和车辆经过检测点等等,这其实也就是一种典型的掩耳盗铃式的数据作假。通过这种方式,污染依然存在,但数据已经降低了,我们的广大群众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了新闻联播里。

  相比以上这些,中国最重要的数据–GDP,也存在着严重的数据作假。今年初,辽宁省省长罕见的公开承认统计数据造假,挤掉水分后,辽宁省的GDP增幅为负。我们不禁要问:辽宁如此,其他省份的数据难道就没有作假吗?

  事实上,数据造假一直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传统文化之一,曹操80万大军南下攻吴这个就是典型的数据造假,甚至如果我们要较真的话,几乎每个朝代的重大历史事件和行业变革,都能挑出来数据作假的问题。

  很多东西既然如同皇帝的新装一样掩盖不了,那就公开讨论来寻求解决办法吧。我认为我们是时候来正视数据作假给行业带来的危害了,随着辽宁省长的公开发声,各行各业开始了数据作假的检讨和“自揭家丑”。本周京东商城发布了其2017年1季度的财报,京东特别表示:1季度交易额达到1841亿元人民币,但如果使用行业内主要友商的近似统计方式,京东2017年第一季度交易总额为2532亿元人民币。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刘强东对行业某企业(虽然京东没说,但大家都知道是哪家企业)的数据造假公开炮轰,同时表示京东愿意用真实的数据来净化行业风气。

  赛富基金创始首席合伙人阎焱和创新工场的李开复也表示创业数据造假已成常态,投资史上20年未见。甚至微信之父张小龙也放出来“用群控的都得死”狠话。

  在我看来,要想解决当前普遍存在的数据造假,就应该自上而下入手,先把头部的解决了,再说后面的,正所谓上料不正下梁歪嘛。然而站在上帝视角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极难,这需要从根本的制度层面去解决问题。

  《万历十五年》这本著作分析明朝的问题时提到制度问题,万历皇帝和张居正等人都已经看清了明朝的问题症结所在,但只能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明王朝走向灭亡。同样对于解决数据作假,我们都知道症结在哪,但我们身处其中也只能束手无策眼睁睁的看着数据作假之风愈演愈烈。甚至文章开头提到的刷数据的公司,一开始是偷偷摸摸而现在公然拿着设备和系统参加一些创业活动和展览,简直是何其壮观。

  《人民的名义》中高育良、刘新建等人一边痛斥腐败,一边贪污捞钱。现实生活中我们的媒体人刚刚报道完毕微信大号刷阅读,一边又自己找人给这篇报道刷量。几乎在每个行业都存在着自我否定和自我矛盾的情况,这看起来很奇怪,但这就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丁道师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体人”概念,随后简称为自媒体,影响至今。

2014年丁道师作为自媒体代表,牵头起草《中国自媒体的自律规范》,引发广泛关注。

现在是钛媒体、一点资讯、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艾瑞专栏、人民网专栏等主流科技媒体和新闻客户端的专栏作家。

合作请联系微信:

dingdaoshi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