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加盟

丁道师:中国互联网早期的点点滴滴

丁道师ID:dingdaoshi123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和企业研究。

 1998年12月1日,主题为“利方掀起新浪”的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不少媒体人都去现场做了见证,我当时的身份是自由媒体人,但因为没有接到邀请就没去参加。

  今天是除夕之夜,临近猴年春节,本来是展望新一年愿景的时候,但就是这个时候收到了不少网友和业界人士的留言,希望我能讲讲过去的事情。

  正如我之前说过的一句话一样:只有不忘过去,才能开创未来!抱着这样的理念,督促我在很早很早之前养成了提前做记载的习惯。这些多年前的记载,也成为了我今天写东西的重要的素材和资料来源。

  在我看来,过去的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但历史毕竟是历史,值得我们去铭记。而很多业界人士希望我讲讲“马云和李彦宏小情人们的故事”,这些可能真不是我擅长的,毕竟在我的几千条记载里从没有这样的内容,这种捕风捉影的东西以后也不会在我的文章中。

  好了, 开始我片段式的阐述了,如果大家对哪条感兴趣,我会根据你们的反馈来单独开文进行阐述。

  碎片一:大众点评网通过抄袭起步

  

  大众点评网早期通过抄袭作为了一种起步阶段的策略,后来虽然做大了,但不能否定抄袭的历史。大众点评早期从理念模式甚至logo都抄袭了1999年2月诞生的“找到啦”网站(当然,大众点评网页可以说这是一种“沿袭”,因为大众点评成立的时候,找到啦已经倒闭)。找到啦在北京曾经名噪一时,该网站希望通过信息服务,帮助到网民提高生活和消费效率。后来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期过后,该网站名存实亡,李彦宏本来在2002年的时候想出手买下找到啦,但因为另外一个事情的出现就此作罢。感谢黄渤主演的《上车走吧》的一个公交站牌广告,无意中保留了大众点评网抄袭的证据。

  碎片二:利方掀起新浪

  

  1998年12月1日,主题为“利方掀起新浪”的发布会在北京举行,不少媒体人都去现场做了见证,我因为没有接到邀请就没去参加。后来通过srsnet网站(利方旗下网站)给的资料我们知道了srsnet网站和sinanet(华渊旗下网站)宣布合并,二者共同推出了一个名为“新浪”的中文门户网站,以后域名也不用srsnet,而是我们今天熟悉的Sina。当时我感觉新浪这个名字太别扭了,还是利方在线好听。

  碎片三:中国互联网曾经的女强人们

  有人说中国互联网是男人的天下,对于这种观点我想说曾经的互联网,女性可是能撑起一片天的,尤其是在很多开拓性的领域,拓荒者好多都是女性。互联网能在1994年进入中国,我认为首功要记在中国互联网之母“胡启恒”头上。中国互联网由学术研究升级到商业化的过程,我认为最大的开拓者应该就是张树新女士(瀛海威创始人)。另外,中国电子商务产业早期一批拓荒者,也有很多是女性,比如这两位和马云同时期拓荒者:王树彤(卓越网创始人)和俞渝(当当网创始人)。当然,上文提到的找到啦的CEO于红岩也是一位女士。

  碎片四:搜狗的来源

  搜狐公司刚刚发布的2015年财报相信大家都看到了,其中最亮眼的部分莫过于搜狗的表现了,作为搜狐孵化出来的曾经不被看好的公司,搜狗现在已然成为了行业小巨头。现在业界普遍认为,搜狗公司名称的来源是冯小刚的一部电影《大腕》里面的经典台词:他搜狐,咱们就搜狗,各搜各的。在这部电影上映三年后,搜狐旗下的搜索公司搜狗应声而出。没想到搜狗的搜索业务没有如一开始预期的超过百度,但搜狗又孵化出来的输入法等产品却成为市场的老大。

  碎片五:李彦宏的另一个身份

  李彦宏作为百度CEO,中国互联网行业颜值担当,在很多看来是技术出身的,李彦宏当年以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北京大学,后来成为搜索引擎技术领域的大牛人物。但李彦宏的另外一个身份很多人应该不知道:作家! 李彦宏在创办百度之前,就已经是畅销书《硅谷商战》的作家了,后来在创立百度初期也笔耕不辍,在Donews写作社区写过一些文章,和一众IT从业者舞文弄墨。值得一提的是,在百度早期(2002年左右)李彦宏参加的公开活动中是戴眼镜的,不过现在的李彦宏是中国互联网第一帅哥,戴个眼镜就不合适了。

  碎片六:优酷合一来源

  2015年8月,古永锵宣布优酷土豆集团正式更名为合一集团,这个改名让一些优酷的支持者一时无法接受。其实“合一”的理念古永锵10年前就有了,当时(2005年)马云在西湖搞了第五届西湖论剑,刚刚从国外归来的古永锵受邀做了参加。西湖论剑时,马云,举手投足之间表现出来太极大师的风范,极大的吸引了古永锵的注意力,“在一杯茶、一杯咖啡中”的太极意蕴中,古永锵形成了合一的商业创想,同年底创办了合一网络,第二年推出了优酷网”。所以,如果今天的优酷网名字改成太极网,我们也不要太过惊讶。

  碎片七:搜狐做电子商务的那些事

  我经常接到不少网友的留言“新浪,搜狐,网易”曾经那么牛,做的比BAT都早,为啥不做电子商务,进而提前把马云、刘强东扼杀到摇篮里呢?对于这种问题,我的回答是你们经历互联网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我可以负责任的讲这几大曾经的互联网三巨头都做过电子商务,并且雷声都非常大。在我早期的记载中显示,2001年6月,第52个国际六一儿童节刚刚过去没几天(具体哪天我也没记载,反正是六一前后),张朝阳就野心勃勃的宣布搜狐商城上线。现在京东提到的次日达、全品类这样的概念,其实搜狐早在2002年就喊出来了。我记得在搜狐商城开到第二年的时候,搜狐商城宣布在北京8城区(当时宣武和崇文都是独立的)只要当天下单,第二天就可以到货。

  碎片八:互联网行业的几对老牌CP

  最近1年来,我周围的小朋友经常提到CP这个词汇,我不明白这个词汇是什么意思,就百度了以下,发现是搭档的意思(可以是夫妻,也可以是非夫妻的搭档)。在中国互联网行业,也有很多共同协作15年以上的极品CP。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当当网联合创始人李国庆和俞渝,这二位共同创办当当网,走过无数的风风雨雨,虽然被刘强东等压着打,但至今屹立不倒,不离不弃。还有一对就是最近有点烦的张黎刚和黄飞燕,这对夫妻的身份是爱康国宾的创始人,IT从业者经常加班身体不好的人应该听过这家公司,当然这两位的另外一个更知名的身份是e龙旅行网的联合创始人(只听过崔广福的人,说明你的互联网从业时间太少了)。另外一对我要说的CP是庄辰超和彭笑玫,从chinabyte的同事关系到鲨威的联合创始人,再到去哪儿的联合创始人,庄辰超和彭笑玫这两个人居然相识相交超过17年了,然而让人可惜的是这对技术大牛级的CP最终还是输给了资本。

  碎片九:网络媒体记者的车马费

  一位从业超过两年的网络媒体记者和我抱怨“现在的企业太抠门了,最近两年给我们的车马费都是300元或者500元,一直没有涨”。这里我和大家说一个事实,虽然中国互联网产业规模比过去大了几百倍不止,但互联网行业的媒体人收入近10几年来没有明显的涨幅(当然,非法收入和股票增值的部分以及非媒体手段赚到的钱不算)。车马费这个已经公开的费用,当年跑会的记者,企业给的信封里装的300–500元,现在过了十几年,依然是300–500元。

  碎片十:网吧回归网咖

  这几年因为个人电脑的饱和和手机的普及,曾经在中国大地风光一时的网吧,基本上大批量的倒闭,到了今天一些网吧通过转型网咖(也就是网吧和咖啡馆结合起来的营业场所),重新开始盈利。 其实,这不是一种转型,而是一种回归。中国早期的网吧本来就是以咖啡馆加了几台电脑的模式出现,当时上网费用贵的吓人,我的70%的收入用在上网消费。后来才出现了烟雾缭绕,一排排电脑并列的网吧,这种网吧在2002—-2010年期间是中国网民上网的首选。但今天,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一切都变了。网吧又回到了1996—1999年那段时期的网咖模样,而且现在的网咖和当年的网络咖啡屋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写在最后:因为过年的缘故,回到了山西老家。翻看了我在十几年前做的几千条笔记,经过几天的整理,于是有了本文。我估计从业10年甚至15年以上的人看到这些东西会有一些共鸣,其他人可能只会当热闹看了。当然如果大家感兴趣,这个《中国互联网过去的点滴》系列会穿插在我后续的文章中,也可以单独继续写几篇,毕竟我不缺素材。当然,如果大家不感兴趣,我也就此打住。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丁道师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体人”概念,随后简称为自媒体,影响至今。

2014年丁道师作为自媒体代表,牵头起草《中国自媒体的自律规范》,引发广泛关注。

现在是钛媒体、雷锋网、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艾瑞专栏、人民网专栏等主流科技媒体和新闻客户端的专栏作家。

合作请联系微信:

dingdaoshi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