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融资

丁道师:也来谈谈互联网人的吃喝

丁道师ID:dingdaoshi123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和企业研究。

2016年3月6日晚上,我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内容:好多年不请人吃饭了,明天要请人吃饭。马兰拉面、沙县小吃、呷哺呷哺哪个合适呢?

  

  你们这群俗人,我就知道这样的标题你们会点进来。相比之下,我跑了几十个城市和农村地区做的调研分析文章阅读量却非常可怜。但提到吃喝你们都进来看了,真是俗,俗不可耐!

  2016年3月6日晚上,我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内容:好多年不请人吃饭了,明天要请人吃饭。马兰拉面、沙县小吃、呷哺呷哺哪个合适呢?

  内容发出后仅仅30分钟,收到几十条评论,基本都是吐槽为主,甚至有不少人感觉我是在开玩笑。在一些朋友看来,像我这样的人最少海底捞以上的餐厅,请人吃饭才会有面子。造成这样的情况,我和评论我的人没有本质的对与错,最本质的差距也非收入水平,而是价值观的差异。价值观的差异,往往能决定一个人说话和做事的风格,以及导致的后果。

  对于我来说“吃”大概要排在人最重要的10件事情之外,平时忙于工作熬夜做内容的时候,吃泡面、便当更是家常便饭。所以在我的价值观中,每周我去吃杨国富麻辣烫的时候是一种莫大的享受,经常路过马兰拉面会点一份14元的面条,感觉上也是挺能提升生活品质的一件事情。

  

  我不太擅长通过请人吃饭的方式进行沟通,距离上一次我请人吃饭估计得好几年前了吧。当然我还算一个擅长沟通的人,这些年我也谈成各种金额可观的合作,但没有一次是通过吃喝来的。在我的价值观中,只有亲人或者非常要好的朋友,我才会主动去请,所以去这种廉价的餐厅请人吃饭,我并没感觉有什么不妥。

  当然,对于任何一个行业的人来说,吃是永恒的话题,下面我也通过几个碎片,谈谈我和吃相关的一些小故事。

  我买网的16万天价金枪鱼

  我这辈子吃过最贵的饭应该就是中粮我买网在5周年庆典上的那次饕餮盛宴了,2014年8月18日中粮我买网在北京举行3周年庆典,请了央视的知名主持人做主持,宁高宁这样的行业大佬也参加了活动。当天落座后,我发现可能是吃惯了盒饭,菜单上各种奇特的菜品居然都是我没有听过的。活动开始后主办方宣布仅仅是给我们吃的一条金枪鱼价值就超过16万人民币,16万人民币的一条下饭鱼,我算见过世面也不禁感慨万千:国企真土豪!

  柳传志的盒饭

  2015年中旬,机缘巧合之下,我对联想控股董事局主席柳传志进行了多次的采访,如果我脸皮够厚的话仅仅采访实录都可以整理出10万字的书籍出版了。其中有一次,2个小时的采访结束后,柳传志提议请吃饭,我心想:作为一家年收入3000亿级别的联想控股负责人,并且被公认为中国企业教父的柳传志请我吃饭,这得吃多贵的东西啊。但没想到的是,柳传志请吃的居然是盒饭、盒饭、盒饭(重要的事情说三次),并且看那神情,柳传志已经习惯了吃盒饭。边吃饭,柳传志边和我说“企业不能为了讲故事而讲故事,讲过的故事如果没有兑现,难以支撑业界对其的高估值和未来的想象力”。后来关于对这句话的感悟,我写到了《企业“讲故事”和“脚踏实地”哪个重要?》一文中。

  道师,感谢你来

  前段时间,我去朝阳区望京SOHO去拜访微智全景的CEO李岩。天南海北的聊天结束后,李岩带着公关经理请我到楼下吃饭,我们去的是一家和呷哺呷哺看起来非常类似的那种火锅,整个过程中李岩和公关经理吃的津津有味。万事后李岩和我说“感谢道师你过来,让我们能有时间吃顿好的,平时太忙经常吃盒饭”。据我所知,早在多年前李岩做亿美软通公司的时候就已经身价过亿,现在做的旺POS移动支付工具也获得阶段性成功,没想到也依然如此简单随意。

  中关村的中8楼

  在北京,让我记忆最深刻的一个吃饭的地方应该是中关村的中8楼,相比同在中关村的3W和车库咖啡,中8楼显得拥有更高的逼格,同时我也能听到最多的从业者吐槽和创业者的吹牛声音。在我写的《互联网从业者,别再骂你们的公司是傻逼了》一文中,写道“在北京中关村中8楼吃饭的时候,又一次听到隔壁桌子新浪的员工骂公司和公司领导的声音“现在咱公司越TMD傻逼了,工资不给加,老给加活。新来一个顶头上司,最受不了他拍领导马屁…….”。

  4个人吃了130元

  有一家曾经在巅峰期能排在中国赴美上市互联网公司前十名的企业,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走了下坡路,临近退市。一次,该公司的三位公关经理请我吃饭,到了饭店后对方依然大度的说“老师,随便点,别客气”,我知道他们公司的糟糕情况就点了几个便宜的菜品(当然即使土豪公司请我吃饭,我也只敢点土豆丝和老醋花生这样的菜,贵的真不好意思),然后把菜单推给了他们让他们点,他们不好意思的说“够了,够了,我们在减肥”。后来这顿饭吃了1个小时,总共花了130元人民币。再后来,因为私有化的价格太低,导致投资人集体抗议,这家公司到今天还没完成私有化,当时请我吃饭的人都离开去了更好的企业。

  浪费,赤裸裸的浪费

  有时候我感觉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最会吃的人不是美食家,而是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公关或者媒介负责人。相比让媒体老师撰稿、发稿、删稿这样的工作,他们更擅长也更乐于请媒体老师吃饭这项工作。有一次,一家正在冲刺IPO的企业为了安抚人心和媒体搞好关系,其公关负责人每天的工作就是请媒体高管吃饭,顺带着还会送一些购物卡啥的。一次在西直门凯德Mall的一家高档餐厅请我吃饭,仅仅是我们两个人,对方却点了近10个菜,一个比一个贵。当然最后大部分的菜没有吃完,我本想招呼服务员打包带走,但想到是别人请我吃饭就此作罢。再后来,这家公司真的上市了,成为当红炸子鸡。

  杨世界,这顿饭你来付款

  几个月前,我约了自媒体人杨世界和城宇在西贝莜面村吃饭(后来我发现这个带莜面的餐厅的各种看起来朴素的菜品一点都不便宜,不像我们老家莜面和窝窝、面条等都是最便宜的家常吃食)。这顿饭我和城宇到了后,杨世界因为堵车等问题迟到了足足半个小时。到结账的时候,我说“世界,这顿饭你来付款吧,作为惩罚”,杨世界自罚一杯后欣然应允。我觉得这就是朋友,不需要任何的扭捏,非得抢的付款才能有“面子”。

  最难吃的饭

  如果要问我吃过最难吃的饭是什么,那实事求是的讲,应该就是米其林三星的西餐厅了。米其林三星餐厅在很多人看来哪怕坐飞机也要去吃一次,但是我吃过的最难吃的餐厅。那天是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参加完MWC后,有企业高层在一家米其林三星餐厅宴请我们,那顿饭吃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盘子不断的上,不断的撤。最后,因为太难吃我没有吃饱,回了酒店后打开旅行箱,翻出了一小袋从国内带过来的烤馍片,以充饥饿。不禁感慨:幸亏只请我吃了一顿,如果每天请我吃这个,我自己带的干粮实在有限,那真要把人给饿晕了。

  写在最后:总之,以后你们要请我吃饭,哪怕是公款吃喝,记得找个好吃便宜的。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丁道师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体人”概念,随后简称为自媒体,影响至今。

2014年丁道师作为自媒体代表,牵头起草《中国自媒体的自律规范》,引发广泛关注。

现在是钛媒体、一点资讯、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艾瑞专栏、人民网专栏等主流科技媒体和新闻客户端的专栏作家。

合作请联系微信:

dingdaoshi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