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公司大全

丁道师:分时租赁睡眠仓不是共享经济

丁道师ID:dingdaoshi123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和企业研究。

 享睡空间提供的睡舱服务并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而是分时租赁。

  共享经济的概念真正逐渐脱轨!当共享单车、共享篮球、共享充电宝的概念席卷大江南北之际,还没等市场出现期待已经的“共享女朋友”,成都一家名为“享睡空间”的共享睡舱亮相,使用者可以“扫码入住”,按分钟计费,半小时最低收费6元。

  与此同时,这家企业也入住了北京,在中关村大街创业公社的B2层A28号的“享睡空间占地约10㎡,里面放着三组外形像“太空舱”的上下铺,一共6个舱位。

  其实这种共享睡眠仓和之前的火爆一时的胶囊公寓没有本质的产品差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日本为了解决加班晚了赶不上末班车及酒后不能开车的人临时住宿过夜的一种日本胶囊旅馆日本胶囊旅馆快节奏地旅宿形式,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逐步完善,由于他的高度节省空间及运营成本,低碳、环保形式的先进模式,现已被许多国家的商家及人们所接受,北京于2010年出现胶囊公寓。

  当胶囊公寓添加了一道计时计费验证的二维码,就摇身一变成了共享经济的承载体,这不免让我们感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日前,我在接受《成都商报》和《法制晚报》等媒体采访时发表了我对此的一些看法。主要有以下三点:

  ①这种共享睡舱和共享租衣、共享充电宝等应一并应归类为“共享经济的乱象”,并且享睡空间提供的睡舱服务并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而是分时租赁。

  ②共享经济的前提是把闲置的社会资源利用起来,而不能新增额外的产品和服务。目前真正把闲散的资源利用起来的,房屋共享算一个,顺风车算一个,但除此以外很难找到符合共享经济定义的产品。严格说来连共享单车都不能算共享经济,因为它不是闲置资源。如果按照共享单车的逻辑,那中国所有的酒店都是共享酒店了。

  ③相比传统的胶囊公寓,这种进行了互联网+升级的睡舱相对来说是一种升级的互联网经济模式,但不建议打着共享经济的旗号进行市场融资和推广。同时这种睡眠仓目前只能在一二线的都市人群中发挥有限价值,如果不能规模化发展,很难进行盈利。

  PS:本文作者丁道师,关于本文所述观点,欢迎来信探讨,微信:dingdaoshi

  

丁道师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体人”概念,随后简称为自媒体,影响至今。

2014年丁道师作为自媒体代表,牵头起草《中国自媒体的自律规范》,引发广泛关注。

现在是钛媒体、一点资讯、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艾瑞专栏、人民网专栏等主流科技媒体和新闻客户端的专栏作家。

合作请联系微信:

dingdaoshi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