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评测

2020内容创业之自媒体

2020年12月28日,我接受了时代财经有关《2020内容创业的中场战事》中有关自媒体创业的访谈,主要分享了我这些年做自媒体的经历和遇到的一些难题,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他们的编者按写的很好,以下是他们的部分编者按:

岁末年初,我们选取了内容创业、数字鸿沟和机器人三个微观切片,它们折射的是21世纪第二个十年科技浪潮的淘金者、局外人和创业家。以下是年终特辑的第一篇,他们是一群追流量的人。

2020年称得上是短视频与直播行业的井喷之年,碎片化内容生产降低了创作门槛,越来越多素人在平台赋能下火速“出圈”……某种意义上,素人创作者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变现压力”和“出圈焦虑”弥漫之下,创作者的成长经历折射出的是新内容形态井喷之年的现实议题。技术更迭改变了娱乐内容形态格局,新旧秩序之间,既有原则被保留,也有规则被打破。当直播和短视频成为新的内容传播形态,我们应该如何理解内容创业?

覃毅,公众号:时代财经APP2020内容创业的中场战事:有人不奢望出圈,有人要做“天王巨星”

以下为访谈内容实录:

时代财经:您什么时候开始做自媒体?当时内容创作者身处怎样的环境?您为何选择了现在这个垂直领域?遇到了什么难题,后来如何慢慢做到了现在?

赵宏民:2013年,我注册了自己的自媒体账号,然后开始了自己几乎每天两篇的创作,大概持续了1年多。

当时可以说是内容创作者的春天,公众号数量还很少,今日头条也刚刚起步,只要用心创作,就一定不缺读者。

选择科技互联网这个垂直领域,可以说机缘巧合,在2012年之前,我是漫无目的、随心所欲的写文章,后来在网上偶遇@丁道师 ,他经常抛出一些科技领域的话题,鼓励大家发表观点看法,而我就逐渐把自己定位成为一位科技领域专栏作家,后来大家就改称自媒体人了。

要说做内容创作者的难题,时间久了,会灵感枯竭、江郎才尽,甚至对写作产生逆反心理。能持续创作到现在,我觉得要得益于3个因素:

第一,以永远新鲜的态度去看待这个领域,比如科技互联网是成长最快的经济体,在这个领域无数的从业者,每天一定会有各种各样“新”的事情发生。一直关注那些新的事儿,就不会缺灵感。

第二,改用碎片化的创作模式,做了几年内容创作后,写文章需要查阅资料、花费时间长、讲究逻辑,这种创作模式很重。后来我该用了碎片化创作,就是针对一些“新”事儿,花几分钟写一段话,几十字到几百字,然后迅速发布。与文章相比就是化整为零、化简为繁。

第三,世界很大,我希望与世界有更多的沟通交流,线下一对一、一对多总数也很有限,而通过互联网自媒体,可以直接对话全球网友。

时代财经:今年突发疫情影响,对于自媒体人来说,机遇和挑战哪一个更多一些?

赵宏民:新冠疫情和疫情之前的国际危机,给自媒体人带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收入直线下滑,减半都还算不错的,有不少自媒体人都入不敷出了,这应该是最大的挑战。

当然我觉得机遇大于挑战,因为疫情,网民的日活、停留时长大幅提升,自媒体人有了更多的潜在受众。而且对创作形式也有很多机遇,比如短视频、直播在疫情期间加速发展,也都逐渐成为自媒体人的标配内容形式。

时代财经:不同于博客、微博和公众号的风口期,短视频平台兴起后,早前自媒体内容创业者的黄金时代似乎也迎来了一个转折点?您怎么适应这种变化?是否有下场做直播?时间、投入、以及收获是什么?

赵宏民:是的,从图文到短视频、直播,原本以写文章为主的自媒体内容创作者会有用户大量流失的阵痛。但是对于短视频而言,决定其质量的还是脚本,而自媒体人是最不缺脚本的,他们过去创作的每一篇文章,都可以理解为一个或者多个脚本,如果把这些文章以文字和视频两种形式同时分发,自然而然的就搭上了短视频的创作风口。

对于直播,我可以说一直是积攒力量、跃跃欲试的状态,我在寻找和等待一个合适场景和时机会选择做直播。

时代财经:不同的内容创作平台给予创作者的生存空间和成长周期有何不同?您未来会在这些平台中作何选择?

赵宏民:我觉得每个内容创作平台都有自己的风格、秉性,这背后是创始团队愿景、价值观、甚至是某个人性格的体现。比如同样一篇内容,在A、B、C三个平台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的传播效果,我也一直在积极摸索适应每个平台的脾气秉性。

目前来看,我没有刻意选择或者放弃某个平台,因为我觉得自媒体平台之间的竞争并没有真正结束,比如微信视频号从推出到崛起,也就是大半年的事。即便了到了今天,还不断有新的内容平台玩家加入战局。

时代财经:视频号对创作者有什么流量补贴激励吗?

赵宏民:微信几乎所有产品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他们是基于好友关系链、兴趣,进行推荐分发的。我个人对于APP的一些功能是一个很积极接受尝试的态度。对于视频号逐渐的改进,比如从仅限一分钟视频,到长视频、直播功能、连麦功能、商品功能等, 都准备积极的尝试。

? (赵宏民的视频号)?

?

时代财经:在早期,从高薪到公司跑路等有关媒体报道中,我们看到直播行业颇具争议,但现在更多的是素人主播出圈的励志故事,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转变?(是行业的进步,还是社会对直播行业的包容和认可度更高了)

赵宏民:是直播行业的门槛已经低到最底部了,真正实现了,任何一个人想直播就可以直播。而且直播,未来还一定会是一个绝对的存在,就是一家线下店,可能会24小时直播,因为24小时会有消费者。

时代财经:当下内容创作者和前一代自媒体人的代际差异主要是什么?

赵宏民:初代自媒体人更多的是内容科班出身,比如很多是原来在媒体工作的,他们对内容更具有严谨性,内容风格也比较固定。

当下的内容创作,有许多非科班出身,原来不管是从事什么行业的,因为喜欢创作、分享,就会成为一个全职自媒体人,而且不管是内容、还是盈利模式,他们整个运作模式会更灵活,更不拘一格。

文/赵宏民,科技互联网自媒体人
写个个人简介吧:赵宏民,自媒体人,一篇网络创始人,媒媒社群发起人,曾任百度高级网络营销顾问,速途网络上海办总经理等职。2013年开始,创办同名“赵宏民”自媒体,关注泛互联网领域资讯评论,已经入驻多个自媒体平台。多次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长江商报、国际公关杂志、时代财经等媒体采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