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专访

借力快手,吕梁特产干馍馍走出大山

丁道师ID:dingdaoshi123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和企业研究。

  1  这是吕梁山区一家干馍馍作坊的包装、发货区域。  这家名为“学忠”的干馍馍作坊,现在学会了用快手直播带货,打包好的这些包裹都是快手老铁下的订单。  干馍馍是吕梁的地方名特产,原料为小麦面,用炭火烤制,具有和胃健脾的功效。我是地道的吕梁人,虽然在外漂泊多年,但日常的早餐依然是“小米粥+干馍馍”,这个习惯保持了几十年。  在吕梁山腹地的三交镇,这种干馍馍作坊还有很多家。就我近期的走访来看,主要的几家干馍馍作坊,都把快手平台作为了标配的“经营工具”,通过快手将产品推广到全国各地,连接了各地的消费者,一摞摞待发的包裹就是明证。  我和同行朋友说,我们不能简单的把快手理解为一个短视频平台或者直播平台或者带货平台,它给无数身处五六线的群众带来生活的无限可能。  2  经常有朋友问我,快手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快手的价值当然是方方面面的,不管作为一个短视频平台还是直播平台乃至电商平台,都给无数人带来价值。  这个问题,我们回归到吕梁山区这些做烤馍馍的农民。简单来说,有了交通基建和智能手机后,这些身处黄土高原腹地的农产品有了走出大山的可能;有了快手后,这种可能变成了现实。  有朋友说“这只是价值转移”,不是“创造价值”。我说这种理解不对,快手在这个事情上,一端连接了大山以外的城市消费者,他们可能远在几千公里之外。一端连接了田间地头和乡镇作坊,也就是产品的原产地。通过高效的连接,缩短了农特产,尤其是有保鲜需求的农产品的中间流通路径,那么农民的产品就可以卖一个更好的价格,消费者也可以用更低的价格买到更新鲜的产品,这不就是价值创造吗?  另外,没有快手之前,很多农特产品只是“畅销十里八乡”“远近闻名”,除非是一些特别有名的地方特产如平遥牛肉、赣南脐橙才有机会走向全国。而现在,任何商品(不局限农产品),不管是粗加工还是深加工的,无论是否为知名商标,只要一个契机,通过快手连接到“好这一口”的用户,都可以瞬间引爆,成为小爆款。  这种价值的裂变也把农村大量的闲散人员变成新增就业人员,本文提到的干馍馍,虽然目前基本以作坊模式生产,但随便一个作坊就能解决十多人的就业,如果外部的销路能够持续打开,会激活越来越多的作坊,解决越来越多的就业。  3  这几年我们经常看到某某明星和某某机构,通过某某平台直播带货动辄卖出去数百万、数千万销售额的新闻。看到这些新闻,我们普通人只有羡慕嫉妒恨,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快手相比这些平台,很大的一点不同在于它给无数普通人带来改变境遇的机会。这是因为快手长期以来坚持普惠的政策,不会让流量集中在头部的玩家和头部的网红明星,而是给更多普通的机构、个人、企业,分配一些差异化的但尽可能精准的流量。所以我们看到了,很多没有背景和资源的企业,网上直播首先就想到了快手,而不是高冷的其他。  内蒙古科左后旗巴胡塔苏木党委书记梁旭滨上快手做直播电商,开播一个多月,卖出去5000多头牛;地方企业阳府井通过快手开展电商+直播的试水,7分钟卖了2600单红枣烤馍,半个仓库都被待发包裹堆满了;老农民八哥八嫂,通过快手卖特产黄花菜,每场直播能有二三十单的销量。  这些带货数据显然无法和薇娅、李佳琦、罗永浩等头部主播媲美,但我认为意义更为重大。因为薇娅李佳琦就那么些,而老农民八哥这样的素人全国有千千万。  互联网最大的价值在于普惠,我们这些人努力奋斗的意义在于让互联网的先进制造、生产、传播能力,普惠给更多的大众。任何关乎普惠价值的平台,都值得我们去尊敬。  在2019年,有超过1900万人从快手平台获得了收入,有500多万人来自国家级贫困县。其中,国家级贫困县在快手卖货人数约115万人,年销售总额达到193亿。通过短视频与直播两项“脱贫法宝“,快手正帮助越来越多的人脱贫致富。  根据测算,快手在2020年电商大概做了2000亿–2500亿的交易额,其中相当一部分商品来自于乡村地区的农特产品。  4  前两天,我开车捎一位快手老铁去城里办事。  这位老铁满面忧愁,似乎有心事,我问缘由。原来他最近看了网上对互联网企业的一些质疑文章,很多文章说大型互联网企业是万恶的ZBJ,他们抢占了线下的生意和市场,迟早会政策被取缔。因此,他作为小小主播,还有没有必要再投入精力去经营?  我说这种担忧完全没有必要,自古以来,先进的模式取代落后的模式必然会有一些工种和行业消亡,但也一定会诞生新的、更多的需求和行业。人类进入信息时代以来,机器和系统取代了无数人工岗位,但就业人员的比例远比农业社会多。  我们说回互联网行业。以快手电商业务为例,它看起来取代或者颠覆了传统的一些企业组织和经营模式,但就我的走访来看快手这种新物种,带来的新增销路、新增就业远远大于被取代和淘汰的那些落后产能和模式。所以,我们看到,各地政府对快手都是采取了积极拥抱,热烈欢迎的姿态,不少地方联手快手还成立了直播基地、培训班,过去一年多各省市书记县长上快手直播带货,也成为中国经济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甚至因为快手的助力,还激活了一些省市的区域产业集群,比如临沂的服装产业基地、福建仙游的红木产业基地,这些基地带动的周边就业和产值极为可观。  我之前在《山西吕梁,何以打造中国电商扶贫示范市?》一文中也提到,吕梁市委书记李正印、市长王立伟等领导在参加完一场活动的开幕仪式后,并没有离去,而是兴致勃勃的几乎巡览了每个网络直播区,为快手为代表的直播电商加油打气。  对于我们广大网友来说,面对网络上一些别有用心的文章要加以识别,客观的看待新生事物的发展。要知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只有不断升级迭代的新模式,才能更好的为群众追求美好生活助力。  PS:本文作者丁道师,现已在蜻蜓FM开通《丁道师杂谈》频道,欢迎大家点击原文链接,收听音频版的内容。
丁道师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体人”概念,随后简称为自媒体,影响至今。

2011年,丁道师加盟速途网络,先后担任速途专栏主编,速途执行总编辑兼速途研究院院长等职。

2014年丁道师作为自媒体代表,牵头起草《中国自媒体的自律规范》,并在网信办座谈会上分享,引发广泛关注。

现在是企鹅号、一点资讯、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艾瑞专栏、人民网专栏等主流科技媒体和新闻客户端的专栏作家。

合作请联系微信:

dingdaoshi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