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专访

丁道师:15年来,我和我的自媒体之路

2020年1月7日,丁道师在自己的朋友圈上认真地敲出了下面一段话:“我这个微信公号,迄今为止写了正好1000篇原创文章。……”

几天后,丁道师又做了一次另类的统计,如果算上微信公众号推出之前他在其他媒体平台发布的原创,从2005年开始至今,他以专职自媒体人的身份在这15年内至少完成了2000~3000篇原创。如果再细致一些,往前追溯到1998年到2005年期间的其他文章,那么他的原创作品便“妥妥超过3000篇了”。

一直以来,让同业感到惊奇的是,丁道师连续十几年来的创作节奏一直很稳定,每周的五个工作日,基本上每天都会发布一篇原创,每年250篇左右的原创作品。连续十几年,从无中断。

“喜欢才会去做,这是我一贯的原则。我是一名职业自媒体人,而非自媒体爱好者。”丁道师如是说。

互联网一定能改变世界

虽然是一位90后自媒体作家,丁道师却少了很多浮夸,踏踏实实地做了一名勤勉、坦诚的“文人”。

丁道师甚至并不讳言自己是行业里为数不多的“只有初中学历”的科技自媒体人。在投身全职自媒体人之前,他还在学校里上学。“当时上一次网很不容易,我每天省吃俭用,主要的零花钱都用来支付网费。”

在丁道师的回忆里,上世纪90年代末期,他第一次接触到电脑。后者丰富的视听展现让他受到了强烈的震撼。

或许正是这一次经历,对丁道师日后选择坚定地在互联网行业耕耘起到了巨大影响。

“后来,我先后做过地方门户网站,学过VB编程,但都没有取得大的突破,甚至可以说是屡战屡败。”丁道师笑称。

最终,丁道师选择了相对来说不需要“技术门槛”的自媒体行业,从2005年左右,他开始全职做自媒体人,并一直做到今天。

在丁道师看来,做自媒体人,便是在用自己的视觉来观察互联网对世界的改变。而他坚信,互联网一定能改变世界。

2015年底,丁道师选择从一度任职过的速途网退出,恢复了自己“全职自媒体人”的身份。从此之后,自媒体收入成为他的主要收入来源,除此之外,丁道师还做少量的金融投资。

日常与企业合作的时候,丁道师一直采用“佛系”的心态。“只有企业负心,我从不负企业。”他向笔者提及,今年刚刚有一家做在线教育平台的企业在经营上出现了问题,他便提出此前所有的合作费用都减半收取。

对于“财务自由”这个并非“佛系“的想法,丁道师笑称,“在北京,‘财富自由’的标准说法有好几个,但基本都需要过亿的身价。按现在正经门路上的行业规则,人们想要简单地通过做自媒体实现上述‘财务自由’的标准,几乎不太可能。”

不过,丁道师对未来的期许与盈利多少其实并没有太大关系,“开心和快乐是我对自己最大的KPI。”他说。

自媒体还将长久存在

有些人羡慕自媒体人自由自在的日子,而有些人则更喜欢按部就班的职场生活。丁道师认为,如果要做一个真正负责任的自媒体人,他肯定活得比上班更累,但自媒体人的时间弹性更大,更为自由。如果考虑到这些因素,他自己愿意调动自己的全部创作积极性,也会活得更有价值感。

对于“自媒体”这个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丁道师有一个清醒的判断:在当下时刻,自媒体行业正在经历着“良币驱除劣币”的洗牌过程,真正有行业洞察能力和内容输出能力的自媒体人将会活得越来越好,而那些靠搞标题党、打擦边球吸引读者眼球的自媒体人,将会被逐渐扫地出局。

“我认为自媒体这一形态是可以长久存在的,只是其创作和生存的方式需要与时俱进。比如,这几年短视频自媒体做得风生水起,未来一定还会有新的形态出现。”丁道师说。

对于业内一直趋之若鹜的“爆款文章”,丁道师并不以为然,他向笔者讲述了一个例子。知名媒体人曹林曾经做过一个颇为有名的讲座——《远离满脸10万+欲望的自媒体病人》。在曹林看来,媒体人在新媒体思维的转型中,一不小心就会在嗜血的“10万+”欲望里迷失,在喧嚣的营销氛围里丧失理性思考的能力,沦为舆论情绪的推手,从而丢掉了媒体人的新闻本分。

同样,丁道师从来不追求写出所谓的“10万+文章”,也从来没有以“写爆款文章”的心态创作。因为他认为,任何时候,“价值创作”才是第一位的。

“这个时代并不是一个‘低质阅读’的时代,我认为现在是一个阅读两极分化的时代。高质量的内容和低质量的内容同样都有生存的土壤,因为我们的用户是不一样的。”其实,丁道师从做自媒体人的第一天开始,便将自己的用户群体定位为行业人士,而不是普通大众。

当笔者希望丁道师用3~5个标签来定义自己的时候,他选择了“篇篇原创、勤奋、观点独立”这三个低调的词语。

“我的读者也是五花八门,很难都一一彼此认同。我觉得这样挺好,说明我的读者大部分是于独立思考能力的行业人士。”丁道师说。

为了保持自己对新闻的敏感度,丁道师要求自己评论分析不能坐在办公室得出。为此,他在2019年曾经做了一系列的下沉市场走访选题,赶赴山西、河北等省的几十个区县走访,连续近20天时间,行程3000公里,了解互联网经济在下沉市场的发展状况。

之后,丁道师先后撰写了《山西吕梁,何以打造中国电商扶贫示范市?》《丁道师:为什么贫困县更热衷搞电子商务》《这个县有7万快手主播,副县长带头直播,举办直播培训班 农村电商扶贫打开了门路》《另一个世界,黄土高原上的O2O》等几十篇反映中国下沉市场发展态势的选题报道。

对于“传统媒体人与自媒体人之间的群体差异”这个话题,丁道师曾经专门撰写了一篇文章——《自媒体正在成为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重要力量》。其中引用了很多热点事件,比如魏则西事件和雷洋事件。当年在这两个事件发生时,传统媒体都处在下班或者放假时间,而这两次新闻事件都是由自媒体人率先切入进行创作,继而引发全民关注。

在丁道师看来,如果这些事件当时没有自媒体人及时完成内容创作,并进行持续的跟进采访、分析、解读的话,或许最终也无法引起司法部门投以足够的关注,更不会如此迅速地调集精干警力迅速侦查案件。

丁道师笔下的很多文章也给他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比如,2014年他曾经率先解读了微信POS机,结果一时间全国各地做POS机代理商都来找他,希望能参与这波红利。甚至有一些代理商甘愿从外地跑到北京来,找他当面交流切磋。

2017年,丁道师写出一篇对山西融创欺诈行为进行实地探访和剖析的文章,也引发了业内较大关注。据他透露,后来他甚至因为这篇文章一度遭遇死亡威胁。

曾经有人说,自媒体行业最大的风险其实便是合法合规的“安全风险”,毕竟每年都有大量的违规账号被封停。

的确,自媒体行业蓬勃发展到如今,其间也暴露出了诸多问题。自媒体人专业水平的参差不齐、运营者社会责任感的缺失、自媒体内容的真实度降低等问题,都已成为威胁自媒体行业进一步健康发展的潜在风险。

不过,丁道师从一开始进入自媒体行业的时候就明白,“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任何时候,内容创作都应该遵守相关的法律法规,所以,他在这方面的问题反倒没有太担忧。

在2013年左右,那个时候的互联网圈子曾经出现了多个地区、多个版本的《自媒体自律公约》,一时似乎人声鼎沸。然而,丁道师认为,行业性的“自律公约”,并非属于强制性的法律法规,它们更多地还是从精神层面向业界倡导一些方向性的建议,或许可以起到一些净化行业风气的作用,但从早期的实际作用来看,影响较为有限。

不过,丁道师认为,随着这些年来政府相关主管部门不断完善与此相对应的法律法规,让互联网世界的很多行为有法可依,这使得自媒体行业正在逐步迈向健康发展的轨道。

“此次此刻,如果再给您一次重新选择职业道路的机会,你还会义无反顾地选择走自媒体这条路吗?”问过这句话,我有意停下来,静静地盯着丁道师的眼睛。

“这是毋庸置疑的,自媒体就是我的生命。”他这样回答,丝毫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回旋余地。(曾宪勇)

2020年初,我启动了一个名为《我和我的自媒体之路》的系列访谈。

我希望以全新的视角了解自媒体朋友们在自媒体之路上的所思、所想、所感,选取他们记忆中的一些片层和感悟,给予我们这个行业和同业一些有价值的启示和思考。

因为日常精力投入有限,所以初期只能和温馨同学一起,针对部分自媒体朋友进行个案问答式访谈。

另外

还要拜托一下各位好朋友!

今年年初,咱开通了两个微信视频号,欢迎大家扫码关注。

你甚至可以提供视频线索,给咱布置一道“命题作文”哦。

扫码,请扫下面!

我们视频里见!

“阿桶观察” 目前已同步入驻微信公众号、雪球、新浪博客、博客中国、UC大鱼号、今日头条、一点资讯/凤凰号、企鹅号/天天快报、搜狐号、网易号、搜狗号、趣头条、砍柴网、新浪看点、商业新知、天极网、北京时间、新浪微博等十多个平台。

内容合作请加微信:zengxianyongvip

往期精选

弹个车,小镇青年新长征路上的“快手”

“瓜子引力波”效应下的二手车市场,“质量革命”重装上阵

华米智能手表2:游走于颜值和功能之间的精灵

“断腕”的优信,不一样的二手车

星图数据解码伊利网红冰淇淋背后的秘密

论二手车市场如何碾碎“柠檬”

华米的AMAZFIT进击

新氧,受了点儿伤

怒江边的古老咖啡匠

2018,世界在拼多多发生折叠

火绒马刚:倔强独角兽不想跪下赚钱

秀肌肉的优信从此披上淘宝的皮肤

阚洪岩:我与灯灯机器人不可不说的故事

揭秘渡鸦raven R和它“背后的男人”

写在拼多多上市的前夜

“微信之父”张小龙:好的产品自己会说话!

诺辉朱叶青:破解癌症筛查的“珍珑棋局”

携程,对不起,我错了!

徐冬坚:摆脱红海低谷 汉王谋划绝地反击

奥托陈刚:全球电商NO.2的中国式出击

共享单车市场或将尘埃落尽

与筛癌精灵常卫清的一次邂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