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新品上市

上周我做了一件事情,挨家挨户走访农村互联网发展状况

丁道师ID:dingdaoshi123

资深互联网观察家,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产业和企业研究。

农村互联网,真的很精彩。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最近几年专注于走访下沉市场,了解农村互联网的发展状况。几乎每一年我都会抽出两三个月的时间,奔赴山西、河北、陕西等地的广大农村和乡镇地区,做农村互联网也就是互联网下沉市场的选题。  这些选题包括《老家也有了苏宁易购》《山西吕梁,何以打造中国电商扶贫示范市?》、《丁道师:为什么贫困县更热衷搞电子商务》、《这个县有7万快手主播,副县长带头直播,举办直播培训班 农村电商扶贫打开了门路》、《另一个世界,黄土高原上的O2O》、《在2019中国数字营销发展大会上的分享:下沉市场的“三路”》等等几十篇,内容均为农村互联网发展的观察和思考。  今年以来,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我没有回到北京的家里,这让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做更纵深的农村互联网选题。  以前做这种选题,我更多的时候走访的对象包括县级互联网电商服务中心、农村农业合作社、农业带头企业、扶贫创新园区、互联网巨头在农村布局的店面等等,虽然也有田间地头和老乡们唠家常,但不够深入。  上周,我做了一件事情,挨家挨户、入户“摸排”互联网发展状况。这件事情足够深入,就像打开了一扇新大门一样,了解到了很多之前仅仅凭借分析看不到的情况。
  这次走访的感受可能三天三夜都写不完,但我今天我不想写形而上学的《农村互联网报告》,而是想谈一谈走访中的一些小碎片,我认为这些碎片更有意思,也更有意义。  PS:为了防止杠精抬杠,我事先说明,以下仅仅是我个人走访到的农村互联网发展状况,绝不代表全国的农村互联网发展状况。  碎片一:朴素风气让我感动  我其实很不擅长这样的工作,这次走访得到了一位熟悉农村情况的村民帮忙,全程担当领路人和敲门人,这里表示感谢。  在整个走访过程中,最让我感受深刻的是村民们的坦诚、朴素、善良,走访了那么多户人家,我没有吃过一次闭门羹。有很多农民还热心的表示,希望能留下来吃饭。这样的情景,在大城市是不敢想象的。
  入户后在和老乡们沟通的全过程中,我没有遇到任何障碍和困难,出奇的顺利(不像我采访企业,有时候会被市场人员质问“你的意图是什么?”)。这里再次向积极配合的老乡们表示感谢。  碎片二:中老年人用上了智能手机  农村有大量的老年人,我一直以为这个群体是移动互联网的荒漠地带,也是智能手机的荒漠地带。这次走访中我发现,大部分的老年人们用上了智能手机,品牌以国产为主,包括华为、小米、荣耀、OPPO、VIVO等。  有一位老伯伯掏出一台功能机,周围有人开玩笑说“现在,就你还用这种砖头机。”
  在所有的互联网服务中,老年人最常使用的是微信的“视频通话”,以及快手的“直播”。  在沟通中,我进一步了解到相当一部分老年人使用的手机是子女淘汰的机型。这并非出于经济问题(很多老年人给子女在城里买了房,自己也有多套房子),而是多年来形成的艰苦朴素的习惯使然。  碎片三:有线和“锅盖”电视时代结束  在北京的家里,我早已经停掉了歌华有线,自诩为先进和新潮。  这次走访我震惊的发现,100%的村民家里通了互联网,村民们也早不看有线电视,也不不用卫星电视(俗称锅盖)了,因为大部分的村民购买了智能电视,连接上网络热点,想看什么就看什么。  我常常想起,儿时父亲摆弄房顶上的电视天线时,做过的预言“现在大家都穷,将来有一天有线和锅盖迟早普及?”  现在看来,在农村有线电视和锅盖还没有来得及普及,就被更先进的互联网技术和服务取代了,人们的家庭视听享受早已经进入新的时代。  世事难料啊!  碎片四:被网课折磨疯的家长  今年的农村互联网,如果要找一个中心词汇,就是两个字“网课”。我见证了一个个歇斯底里的家长,被网课支配后的疯狂。  很多家长,当着我的面打骂孩子,看来网课彻底把他们逼疯了。  在走访中我了解到,最主要的两个上网课的工具是钉钉和腾讯会议。我和不少孩子做过沟通,他们几乎都表达了对网课这种模式的反感。我想孩子的逆反是家长发疯的原因所在。  也有一小部分孩子和家长积极学习网课以外的互联网教育课程,我不失时机的给他们推荐了几个教育APP,以及一些课外书籍。
  这段时间随着复课潮的来临,一些地方的学校陆陆续续开学了。终于,家长们要解放了。  碎片五:快手是一家购物平台  我在挨家挨户的走访中,经常问到村民的一个问题是“你们习惯在哪个电商平台购物?”  在我的事先预想中,答案无非就是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苏宁这几个。没想到,实际的沟通过程中,不少人尤其是年轻一点的农民,告诉我他们经常在快手买东西,快手上的东西物美价廉。  What?快手是一个电商APP?这个答案看起来诧异,但事实上快手电商做的还真不小,我在《丁道师:快手到底是什么?》一文中,曾经介绍过快手的电商属性。  据悉快手在2019年电商大概做了500亿的交易额,以前我觉得这是一个夸张的数据,但通过我的走访感受来看,快手电商如果几年后做到5000亿都不必惊讶,要相信广大的农村消费市场。  碎片六:农村电商服务站普及  我在去年的走访文章《下沉市场的关键“三路”》中提到,我去过的每个县下面的乡镇都建立了电子商务服务站点,品牌包括供销e家、乐村淘等等。  这一次,深刻的感受到电商服务站的覆盖之密集,比当年的中国移动店面都要深入。这些服务站起到的作用包括电商代购、培训服务、农特产品展示等等,将来我认为这些站点都将成为外界了解地方的一个窗口。
  随着乡镇乃至农村电商服务站的普及,四通一达也真正的覆盖到了村村落落,我们广大农民也能和城市消费者一样第一时间购买到最新最优的产品。  碎片七:盛行的手写输入法  畅游互联网世界离不开输入。我在走访过程中,感受到村民们最主要的输入方式是手写输入,而非拼音或者语音输入(大部分人讲不清普通话)。  以前我认为只有老年人才用手写输入法,但通过我的走访来看,很多年轻人也用手写输入法。
  可能是搜狗认知到农村网民对手写输入的依赖,疫情期间搜狗升级了手写输入的功能,加了“手写补全”功能。这个功能很赞,就像拼音补全一样,在用户手写输入时,只需要写出部分笔画,就可以准确地智能预测用户想要书写的整字,这大大提升了手写输入的速度。  农民输入效率的提升,一定程度上也提升了他们网络消费的效率。所以那些需要通过赚用户钱为生的平台们,都应该感谢搜狗。  碎片八:网赚平台薅羊毛  这几年兴起了很多所谓0门槛赚钱的网赚平台,这些平台中有些是电商薅羊毛平台,有些是刷单平台,有些是水军平台、有些是广告分成平台。  在农村,有相当一部人抱着“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不偷不抢,动动手指就赚钱”的心态,参与到了这些平台中,无形中成为了各种垃圾甚至虚假信息的传播帮凶。  在一户农民家走访时,我看到一个老奶奶因为转发了违规信息赚了几毛钱,账号却被微信封禁,急得团团转。  对于这种状况,我还很担心,但我更担心的是各种打着互联网创新名义的传销平台,在农村蔓延,这是危害最大的。比如我之前重点写过的《互联网+不应成为云联惠传销平台的挡箭外衣》,这个平台曾经一度风靡数省,全国各地很多农民深受其害。  现在,这种传销平台虽然比之前少了很多,但也不可不防。各地村委组织,应该加强针对农村网民的培训,强化他们的“脑路”,培养健康上网的习惯。  PS:本文作者丁道师,现已在蜻蜓FM开通《丁道师杂谈》频道,欢迎大家点击原文链接,收听音频版的内容。
丁道师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体人”概念,随后简称为自媒体,影响至今。

2011年,丁道师加盟速途网络,先后担任速途专栏主编,速途执行总编辑兼速途研究院院长等职。

2014年丁道师作为自媒体代表,牵头起草《中国自媒体的自律规范》,并在网信办座谈会上分享,引发广泛关注。

现在是企鹅号、一点资讯、百度百家、今日头条、艾瑞专栏、人民网专栏等主流科技媒体和新闻客户端的专栏作家。

合作请联系微信:

dingdaoshi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