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被柿子砸中的人

与诗为伴 邱籽诗选
■这个秋天
这个秋天,我们都在回家走在前面的是失散多年的妹妹她头发乌黑阳光把她的牙,照成洁白的糯米

这个秋天,灵魂坐着牛车回归故里

屋顶上站着炊烟

井水里晃着白云

从稻田里走来的那个人

满身泥水

我将走到她的面前,低低地喊一声母亲

这个秋天,月亮与星星的光芒

轮流照耀门前的桌椅

我们在摇晃的桂花树下

说话

喝茶

将胸口的石头,一块一块地放下

■ 我的兄弟是候鸟中的一只
我的兄弟是候鸟中的一只是在春天,提前老去的一只他贴着铁轨低低地,向北飞向一个不是故乡的地方飞行李,蛇皮袋子提前老去的妻子

记在纸条上的债务,和咬着乳头的孩子

这一切的重量

并不因火车的飞奔而减轻

我的兄弟

是一只把烟头上的亮光看成灯盏的候鸟

但在一只真正的候鸟看来

他的飞,多么像是一次漫长的爬行

■收割后的田野
收割后的田野,多么空啊我坐在稻茬上和天空一样大的荒凉,让我莫名其妙地颤抖
黄昏降临落日也有暗淡的孤独田埂上出现的老人是暮色的重复
喃喃不息的低语,来自沟渠间残存的流水
但我真想在这个秋天
彻底放松下来
即使是最后一片树叶
也不挽留
是的,我不坚持
让一切来自尘土的,都归于尘土
■ 母亲的牙疼了
切开的西瓜,看上去多甜啊
绿皮,黑子,红沙瓤
一共六块,就像摆在天堂的木桌上
看着就想哭
那时,我们一家人
父亲,母亲,姐姐,我,大妹,小妹
一个都不少
但母亲,却一个人蹲在水井边洗衣服
我一边吃,一边叹息
多甜的瓜啊
怎么偏偏在这时候,母亲的牙又疼了呢
■被柿子砸中的人
我如此羡慕那个被柿子砸中的人
他受惊了头仰向天空
一脸无辜地站在那里现在,柿子以金黄汁水的形态从他额头上流下来,就要抵达无意中张开的嘴我羡慕他遭遇的暴力,和他对甜蜜的来临一无所知
■白桦林
我多么喜欢白桦林被月亮照着的样子
就像一群越看越干净的人露水挂在叶子上
风停息之后湖水依旧在岸边抚摸光滑的石子昆虫这寒冷的抒情诗人在最美的句子里,放慢了吟诵的声音白桦树,一棵棵,静静站立它们散发的光芒和我身上的月色,久久地融在一起
■ 我看到的蚂蚁

它沿墙走

小 心绕过巨大的事物。瘦弱的身体

和背上的重负

极不对称

我看到的蚂蚁,是昨天的那一只

是在清晨出门

挥动触角,和妻儿告别的那一只

是被生活追赶

险些被加速的车轮,碾压到尘埃的那一只

它惊慌,匆忙

灰头灰脸

和世上所有的穷人一样

渺小的背影,总是走得那么急

■ 葵花
在九月,我们相互注视它看我的睫毛是金黄色的几百枚籽粒如贪恋温暖的孩子被它紧紧拥抱在一起它的爱激烈,盛大,孤注一掷让我在抑制不住的颤栗中,轻轻叹息在被天空压低的暮色中这最后的一棵葵花,如同疲倦的母亲孤立无援的身躯几乎不能支撑沉重的时间和低垂的头颅我如此羞愧我伸出了手却不知道该如何在秋风中把一棵苍老的葵花扶住
■我的村庄
我的父亲老了
他弯曲的身子,再也负担不起沉重的粮食土地的面孔百孔千疮在我的村庄,秋风每年都要吹碎一些东西祖父的房子姐姐的嫁妆母亲的陶罐,还有二叔守护的河堤神灵们在大火的青烟上先后飞逝在我的村庄,水泥呼啸着,跑得飞快池塘干涸了田地的眼睛牛的灵魂不再湿润守护河流的老朴树被截断枝桠,带着泥土,卖到遥远的城市父亲倒在村口乡村的头颅被沉重的灰烬,一点一点,埋进坟墓

dvdf

作者简介:邱籽,原名邱国安,湖北省孝昌县人。1992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当代诗人》、《星星》、《网络诗选》、《湖北日报》、《汉之南》、《佛山文艺》等发表诗歌和随笔。拟出版诗集《邱籽的村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