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新四军五师驻小河溪秘密采购站

文/叶云生

(朗诵:马小花)

小河溪北面有条小街——堰口。堰口街北临澴河,是古时北上京城、南下汉口驿道上的一个必经渡口,也是从水路南达江汉、北至礼山的一处中转码头。从明代小河溪设置巡检司起,小小的堰口街就逐渐繁荣起来。白天,街上车水马龙;夜晚,渡口帆樯林立。抗日战争时期,这里设有一个新四军第五师秘密“物资采购站”,对外则称“李和泰”粮油商行。日寇入侵小河溪后,小河溪南街成了“死街”,堰口得天时地利之便,闹中取静,成了粮油日杂等物资的重要交易场所。这里有十几家大米、面粉、油料加工作坊。“李和泰”、“江源记”……一天到晚,“蹦、蹦、蹦”的榨油声、“吱昂”、“吱昂”的碾米声响声不断,空气中散发的粮油香味特别诱人。“李和泰”粮油商行在堰口街上是响当当的一块牌,不仅有自己的油料加工作坊,还兼做粮油等农副产品交易生意。他家经营的农副产品不仅质量上乘,还讲究诚信经营,所以生意格外红火。老板李庭兰三十出头的年纪,早年念过私塾,后又读过中学,文墨算盘样样皆通。瘦削高挑的身板,一身蓝布裤褂,谈吐文雅,举止干练,颇有点儒商派头。由于日伪军的经济封锁,加上头一年(1941)的严重干旱,驻扎在大小悟山地区的新四军五师兵多将广,生活物资供给发生困难。经原湖北省抗日游击大队经济主任黄少平介绍,五师后勤部供给科长黄烈文得知,老赤卫队员李庭兰在小河溪北的堰口街上不仅开有油榨作坊,还兼做粮油贸易生意,而且思想进步,支持抗战,曾经为中和乡的湖北省抗日游击大队运送过生活物资。黄烈文想:“何不在堰口街上建一个地下物资采购站,开通至大悟山二房塆的秘密运输通道,长期解决物资供应问题呢?”他把这个想法向后勤部长杨文忠作了汇报,杨部长同意他的这一设想。1942年初冬的一天早晨,黄烈文带着助理李玉梅来到堰口街,直奔“李和泰”的粮油商行。黄烈文瘦高个儿,戴礼帽,穿长衫,一副商人打扮;李玉梅穿着大襟红棉袄,脑后梳着纂儿,儿耳垂上银吊环左右晃荡。地地道道一个年轻俊俏的农家媳妇模样。他俩俨然一对小夫妻。李庭兰见来了客人,抱拳迎接:“先生太太,大驾光临,快快请坐。”少顷,李老板内人拐着一双小脚,麻利地送上两杯香喷喷的清茶。黄烈文摘下礼帽,见无外人,便从夹袋里搜出黄少平写给李庭兰的亲笔信。李庭兰看完信后伸出四个指头,说:“原来是‘四老板’派来的贵客,今天你和弟妹就在寒舍吃中饭,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李玉梅脸一红,说:“我还是大姑娘呢,这样打扮是为了行动方便……”李庭兰忙不迭地道歉:“恕我不知,失礼,失礼!”黄烈文指着玉梅说:“她是我们后勤部助理李玉梅同志。我们这次来,是受新四军五师和鄂豫边区首长委派,特地登门拜访,想请你出山,为五师和边区机关筹集粮油等生活日用品,不知你愿不愿意担此重任?”李庭兰本是一个血性男儿,土地革命时期就参加过赤卫军并任排长,还当过陂孝北县十二区第一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如今,看到日寇横行,国土沦丧,早就想弃商从戎打鬼子。听说是为新四军采购物资,自然高兴。李庭兰又是双手一拱,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当此救亡图存之际,纵然赴汤蹈火,李某也在所不辞。请转告五师和边区首长,我还是1930年入党的老赤卫队员呢!”黄烈文当即留下一百块大洋作为定金,还送给李老板左轮手枪一把,以备防身之用。李庭兰靠着自己多年经营粮油商行的便利身份,找到堰口街上十一家粮油加工作坊,到小河溪物色了几位靠得住的日杂百货铺老板,诸如食盐、白糖、医药、针织品等,样样都有人负责,很快便建立起了一个地下物资采购站。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日伪军龟缩在张家山据点里不敢出来,堰口街上却显得格外热闹。酒店的碰杯声、街上独轮车的碾轧声不绝于耳,码头边船家婆娘用胀鼓鼓的乳房奶孩子,作坊中的伙计在忙着搬运货物。从大悟山下二房塆来的汉子们夹杂在众多商贩之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各种生活物资打点齐整,赶着牲口,向山里进发。“李和泰”粮油商行不仅是新四军的地下物资采购站,还成了沦陷区到达抗日根据地的秘密交通站。经常有过往的新四军和地方干部在这里歇脚,新四军侦察员来这里蹲点搜集情报。其时,小河一带划归礼南县大公区(小河区)抗日民主政府管辖。县、区两级抗日民主政府派来的税收人员,一到堰口街,便找李老板出面筹集税款,李老板总能让来人饱餐一顿,然后背着满袋子银元高兴地离去。转眼到了1943年初夏。一天上午,李老板打扫完庭院,拿着一张新近出版的《七七》月刊,坐在天井中仔细地看了起来。忽然,门外响起“咵嚓咵嚓”的皮靴声。油榨伙计匆匆跑进来,说日本鬼子来了。李老板情急之中,立即蹩进后屋,将报纸一卷塞进草堆里,边扎裤子边往外走。这时,鬼子已经到了天井中。鬼子军官问道:“你的,什么的干活?”“我的,小便的干活。”李庭兰往腰间一指。鬼子喝令几个伪军将李老板捆起来,又在堰口街上抓了二十多人,要把他们押往张家山日军警备队据点。这些人被鬼子押着,来到小河溪,在北街袁福初家里稍事休息。须臾,他们被押上张家山鬼子据点。原来,日本鬼子并不知道有人在为新四军采购军需物资,只是想吓唬吓唬他们。日军警备队长阴山跑来训话:“我们中日一家,共存共荣,你们谁要是替新四军干活,统统死了死了的!”日军将抓来的人解掉裤带,捆着双手;赶到太阳底下爆晒,还不给水喝。经过一天的折腾,被抓来的人又饿又渴,有的身上晒起了泡子,有的昏厥了过去。下午六七点钟光景,从碉堡中走出来几个鬼子,外加一个翻译,对抓来的人进行一一审问。大家众口一词,矢口否认为新四军办过事。鬼子见问不出什么名堂,只好将他们放了。6月下旬的一天清早,李老板正在堂屋喝早茶,盘算着一天的活路。小河溪一个内线跑来对他说:“驻扎在花园的日本鬼子明天傍晚要去芳家畈‘扫荡’,从小河溪东边的公路上经过。”得知这一情报,李庭兰顾不得吃早饭,立即吩咐管家:“看好门,我出去收几笔帐!”他背上钱褡裢向东面的山里快步走去。步行四十多里来到二房塆,向五师后勤部黄烈文科长汇报了这一敌情。新四军十三旅三十七团夏世厚团长决定将计就计,打一场伏击战。6月24日,三十七团首长和郑参谋等率一营官兵,埋伏在小河溪雨坛岗至谈家塆沿线的山林中,准备打伏击;五师后勤部供给科长黄烈文率一队人马,从大悟山二房塆出发前往熊家畈,接应李老板运送粮油物资的驮队。傍晚七八点钟,鬼子来了。日军少佐松井率领一百多名日伪军直扑芳家畈。刚刚走到小河溪东边的雨坛岗,山林中突然射出了密集的子弹,手榴弹也遍地开花。突如其来的袭击令松井猝不及防,知道中了埋伏,只好组织火力还击。经过十几分钟交火,终因准备不足而败下阵来。不得不命令部队撤退。郑参谋和战士们打扫战场,清点战果。这次伏击战击毙日寇一名,伤十余名。新四军缴获长短枪十一支。正当日伪军抱头鼠窜之时,李庭兰领着运送粮油物资的驮队从李家嘴直插熊家畈。杨文忠和黄烈文早已在此等候。听到西边隐隐约约传来的枪弹声,黄烈文紧紧握住李庭兰的双手说:“今晚这一东一西,一动一静,真够松井这伙小日本受的了!”李庭兰说:“这就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新四军用兵如神,李某实在佩服!”二人相互拥抱祝贺。李庭兰将驮队交给黄烈文后,折身往回赶路。当他回到家中时,堂屋里的大吊钟正好“当当当”地敲了十二下——已是午夜零点。李庭兰燃上旱烟袋,深深地吸了两口。脸上露出微微笑意,自言自语地说:“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 ◆ ◆ ◆ ◆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